一个很短的拔杯片段。


他俩都穿着T恤,Will戴着太阳镜,Hannibal戴一顶小巧的有檐的草帽。他们非常确定这个远离世事的太平洋小岛上没有任何人会知道他们,于是他们走进一家旅店。

“二位是……”女服务生羞涩地用口音严重的英语说道,“情侣?夫夫?”

“是的。”在Will能开口争辩之前Hannibal说道,语气轻快,“马上就要结婚了。这儿真是一个度假的好地方。”

拿了钥匙走上楼梯的时候Will说:“你认真的?”

Hannibal看起来过于愉悦。

“真不敢相信你会一直看Freddie的报道。”

“某些标题的确拟得非常有趣。”

“‘谋杀夫夫’,哼,我一点也想不出‘夫夫’会是怎样一个场景:你是个控制欲过强的精神变态,而我——别那么看着我。”

“而你是世界上最正直的人。”

“我打赌你想说宇宙第一直男。所以这算是柏拉图式的同居?说真的,你上次做爱是什么时候了?哦,我忘了你一直在监狱里。”

“谢谢你关心我的生理健康,以一个朋友的身份。”Will感受到那道似笑非笑的目光刺在脸上麻麻的,转头一看Hannibal正冲他温和地微笑,头上还戴着那顶蠢毙了的草帽。他不禁脊背一凉。有多久他忘记自己是在和一个食人魔相处了?“我还以为我才是对新事物接受度高的那个。”他低声说。

“不,亲爱的,”Hannibal说,“想想你花了多久才接受你自己。”

评论
热度(95)

© LAEVATEIN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