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如其来的一个片段,不想想标题。霜铁,Loki是一位科学家,和Tony一起研究一个项目。Tony不是钢铁侠,但是因为一部分是因为内心孤独一部分是因为爱玩做出了一套没有武器只有飞行功能的战甲。Tony穿上战甲试验时被军方发现,因为是晚上,反应堆很亮,所以Tony在快降落时被击中了,但是没有什么事儿。

顶楼的实验室没有开灯。Tony从他造成的废墟里爬起来,打开面甲,瞟了一眼天花板上的洞。“没死。”他说,一脸毫不心虚的样子。

Loki从他的位置上站起来,抖落白大褂上的墙灰,像向这边走来。“Tony Stark进门新方式。”他挑着眉毛打量Tony,“你要是降落到无菌柜上我一样会让你死透的,绝对比你摔死要惨。”

“那么感谢我在被子弹击中的时候还剩了一点理智吧。”Tony轻佻地说,同时发现Loki好奇地,同时也是不可避免地,观察起他胸前的反应堆,以及那边上的弹孔。还有一个弹孔在大腿上,Loki摸到了,但没有打穿,只是让动力系统受了几秒的影响。那只手从腿上的弹孔慢慢地游到Tony胸前,停留在反应堆旁边的弹孔。

“我知道很险啦,但我一向命大。”Tony先发制人。

“你非得把能源放在那么显眼的位置吗?还发光?找人砍啊?”Loki果然这么说。

“这符合人体工程学。不然我把反应堆放哪儿?腿上?手上?肚子上?背?脑袋?只有躯干、胸前的位置能固定……”Tony开始习惯性地反驳。

“但是它会发光啊。”

Tony看到反应堆映亮了Loki的脖子,微微晕染到他的下巴,再是他的脸。蓝色让Loki看起来像一个来自某种冰冻星球的外星人。

“我需要它发光。”Tony最后说,“我需要一盏灯,哪怕它是冷光源,当我在飞的时候,它让我感到真实,它让我感到我的心是暖的。”

Loki伸出手臂,越过Tony的肩膀,把他揽在怀里。反应堆被罩在他们两人之间,Loki知道那玩意儿会映在他胸膛上,但是这个动作让房间变暗了。越过肩膀,Loki看到了Tony造成的废墟:墙灰、碎砖块、不知道什么电线;Tony看到房间那一头的无菌柜,他们一起研究的项目,那些植物,有几株发着说不清是绿色还是偏黄色的荧光。从来Loki想做这个动作都十分轻松,所以这次他会稍稍有点不满。

“你的战甲增了多高?”他松开Tony,问道。

“别说’战甲‘。”Tony说,“它和武器无关。”

“好吧。’飞行装甲‘。”Loki说,“但是又不是滑翔机;是人都能看出来火箭推进器好吗?那些人——政府、军队——他们就是这么认为的:能造火箭推进器,就能造武器。”

“我不会为任何人做武器的。”Tony加重语气说,“我才不想让他们借我的手杀人。”

“那就把光藏好。”Loki说,“你不是太阳。”

“那我是什么?明星吗?”Tony说,“我要是星星也是赫罗图里左上角的那种。再说了,星星也是别的星系的太阳。“

“是,但是你离地球太远了。”

“你是说,我离人类太远了?”

“大部分人类。除了爱因斯坦、除了你爸、除了Banner博士……”Loki说,“除了我。”

评论(2)
热度(31)

© LAEVATEIN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