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riosity 17 {最终章}

17.

控制台前的屏幕已经被蓝色的光球充斥。

没有滴答滴答的声音提醒时间的流逝,船舱里交叠的呼吸声成为唯一的声响。每个人都知道,时间过去一秒,Loki们回来的可能就少一分。

没有人做出决定。

也许Loki们不会回来了。他们会永远在黑洞的背后。他们会被永远禁锢在那里,就好像他们会被禁锢在阿斯加德的牢笼里一样。又或者,他们在黑洞湮灭的那一瞬间就被撕碎。他们知道,连第三宇宙的Thor都想到了。但是没有人说,没有哪个不识趣的人说出来,然后理智的一方和激动的一方好一番厮打,最后微微颤抖的理智的人和泪水盈面的感性的人互相安慰拥抱,踏上回家的路,在另一个地方为消失的人们立一座毫无用处的碑,来埋葬自己多余的感情。老Thor不知道解救Loki们的行动会不会把他的哑巴Loki也带回来。他甚至还有点期待,好像他知道Loki们一定会回来。Thor的希望都是强烈的,这是英雄异于常人的地方;他们往往因此伤得更重,他们往往因此成功。真是戏剧的一幕,也许他们自己都意识到了:所有叫Thor的人,都在思念Loki。

夜空中突然什么一闪而过。

“Loki!”年轻的Thor喊出声,第一宇宙的他则闪电般地拉下发动杆。“准备开舱门!”两个侏儒同时向连接舱跑去,一个把住旋盘开关,另一个则熟练地调节气压。忽然出现的影子在飞船的高速接近下渐渐看得清人形;他们像是被什么东西推出来一样,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几个人?”“三个。”控制台前的Thor沉着地应道。不约而同地,老Thor和第二、第三宇宙的Thor来到舱门前。“准备好了。”侏儒们说。舱门缓缓开启;三个Thor用几千年训练出来的统一姿势甩动锤子,像三束闪电冲入夜空之中。

 

Thor们的到来无疑很及时。年轻的Thor一把抱住小Loki;第二宇宙的Thor接住了Laufeyson,第零宇宙的Thor拉住了Tom的手。不一会儿他们就回到了飞船里;在那儿,第三宇宙的Thor给了Loki一个更长更紧的拥抱。

Laufeyson和Tom站在一边。Tom瞟了瞟自己的哥哥,突然打消了和他再说一次“不抱抱我吗”的念头。Laufeyson盯着天花板,等漫长的拥抱终于结束才开口回答老Thor早就想问的问题。“哑巴回不来了。他被黑洞吸进了极深之处,不可能单凭一人之力回来。”

“那你们是怎么回来的?黑洞怎么会消失了?”Laufeyson的Thor问。

“黑洞没有消失啊——虽然它是在坍缩。我们在它的坍缩完成之前逃出来的。”Laufeyson理所当然地说,向Tom望了一眼。

“对啊,也许那时我们已经进入事件视界了吧。”Tom接着说,“虽然坍缩只有几秒钟,但我们还是出来了。”

“几秒钟?”年轻的Thor诧异地望向自己的弟弟。

“可能是黑洞附近的时间特别慢吧。”Loki说。

“你们没等上几百年就算幸运的。”Laufeyson最后说,“我们可以回去了吗?我早就想离开这儿了。”

 

Thor和Loki一行人先回了华纳海姆,后回了阿斯加德。穿越宇宙的发射器同样在彩虹桥上,Thor和Laufeyson已经回去了,Tom和他的哥哥正站在发射台上。小Loki和他的Thor与老Thor站在金色球形发射器的外面,看着能量从脚下的桥上穿梭,汇集在球壳的周围。

“他真的回不来了?”老Thor突然问。

“你会想他吗?”小Loki反问他。

“我不明白他为什么要给我那些梦。”老Thor说,“可惜我一直都不会知道了。”

小Loki歪着脑袋,想了一会儿,便凑到长者的耳边,轻吐了一句话。语毕,他退回来,微笑着,看到老Thor流露出惊讶而不太愿意相信的表情。

而小Loki的哥哥没有看到。他催促着Loki;于是在又一束光中,最后一对兄弟离开了第零宇宙。

 

Thor和Laufeyson降落在离阿斯加德还有一个日地距离的地方。他们应该降落在阿斯加德,显然Laufeyson有能力做什么手脚,同时,显然这是因为他不想回去。

“你应该跟我回去的。”Thor说。

“是吗?你真的认为我会回到监狱去?”Laufeyson回答着这个不知重复几百遍的话题

“不在阿斯加德的监狱,你会死的。到处都是要杀你的人。你在那儿起码会活着。”Thor当然知道他的Loki打不过他,但是Loki会逃走。他总是能逃走。Thor不太记得上一次用不太强硬的语气和Loki说话是什么时候了,反正肯定在黑暗精灵那次以前。“我在保护你。”

“我已经死了。”

“有些人认为你没有。”

“我能保护自己,我的哥哥,”Laufeyson说,出乎意料地走近,伸出一只手触碰Thor的脸颊。Thor微微一怔,本能地向后躲开,却停住了动作。Laufeyson的手带着常有的一丝凉意,仿佛在探寻着什么。他皱了皱眉头,接着说,“倒是你,你老了很多。你去找了命运三女神。”

“你才不会关心你的未来会怎样。你是为了那些蝼蚁吧?”Laufeyson问道,“为什么?你就这么爱他们?”

接下来是一段不长但足以让Laufeyson收回手的沉默。

“我那时以为你死了。”Thor突然开口说。

Laufeyson突然不知道怎么接。最后他说:“我真是感动极了。”

“但我不属于阿斯加德。我甚至不属于这个宇宙。”他说,“我不会死,所以我会看到你的死亡。真好,你提前了这个时间。”

Thor并不理会Laufeyson的讽刺。“哑巴Loki让你我成为兄弟,Tom让第三宇宙的我们相处和睦。可你让Tom和他的哥哥分开了几百年。你就那么恨我吗?”

“可是Tom和他的Thor是这几个宇宙里唯一一对成为恋人的啊。”Laufeyson说,如愿以偿地欣赏到Thor一瞬间僵硬的表情,“当然,这不是我的杰作。好吧,那时我是很恨你。那时你是我的中心,你是我们所有人的中心,我爱你,我当然也恨你。但我现在不了。你不是我的中心了,虽然你还是很烦人。”

Thor凝视着对面人的微笑。

“和我回去吧,弟弟。”

“不,我不会的。听好了,这是唯一一次:”Laufeyson说,“抱歉。我要走了。”

“不。”Thor抓住Laufeyson的手,“等等,你的手铐呢?”

Laufeyson好像忽然发现这一漏洞似的,露出不肯认错的微笑,然而这微笑也很快模糊——事实上,他的身体正在变得渐渐透明,“这是个秘密。”他说,然后消失在空气中。

 

Tom和Thor落到了地球。这个地方很陌生,却在墙角、泥土、围栏、碑柱上留下熟悉的蛛丝马迹。“这是他被埋葬的地方。”Tom轻轻说着,蹲下来,抚摸碑上四百年前留下的字迹。W-i-l-l-i-a-m,S-h-a-k-e-s-p-e-a-r-e。

“那就是你的爱人。”Thor认出了这个面目依稀的地方,“他是个伟大的人。”

“也是一个伟大的作家和诗人。现在的中庭人仍然记得他。”

Thor盯着Tom的背影。虽然和弟弟一样的面孔,一样的高大,但总觉得中庭人的身体容易给人脆弱但坚韧的印象。

“你不会和我回去的,对吧。”Thor说。

Tom站起身,默认了这个问题的答案。“上一次我没有好好道别。妈妈还好吗?”

“她很好。你给妈妈的枝条一直有开花。”Thor回答。

“照顾好她。”Tom说,“代我问候她。”

“我会的,但她肯定更想要你见她。”Thor说,“我也很想你。”

“我也是。一直都。”Tom说。

“我能再见到你吗?”Thor问道。

“我一直都在,你叫我,我能听到。”Tom说。他又一次抚摸那块石碑,望向远方,“我要走了。”他小心地把石碑旁的落叶拂去,捡起其中一片,轻轻地呼了口气。

火焰燃烧起来,是透明的、橙色的火焰,跳动在Tom的掌心。

“不烫的,你可以摸摸看。”他抓住Thor的手,触碰那团火焰。低温的火焰就像是温暖的气流,在Thor的指缝间升腾。火灼烧着Tom的皮肤,却没有疼痛,没有焦痕,很诡异,却很美。当他们对上对方的眼睛时,不知怎么的,一个拥抱就自然而然的形成了,Tom没有说出口,他们的嘴唇就贴在一起。这是一个干燥而温暖的吻,像无痛的火一样,但比告别吻缠绵。他们吻得很深,炽热的胸膛贴在一起。Tom手上的火焰溅出火星,火星忽然窜到他的臂弯,然后是躯干,最后是头颅。火中的Tom依旧很温暖,当他随火焰消失时,Thor感觉好像夏日里温暖的风拂过他的嘴唇。

一片落叶悄无声息地落地。

 

Loki和Thor准确地落回阿斯加德。

人们并不知道王子们会在这天回来,迎接他们的只是许久未见的马儿。他们穿过彩虹桥和海门,穿过拱坡桥集市,穿过列满巨型雕像的金色走廊,几乎毫无障碍地来到金宫。金宫之上并没有坐着他们的王;年迈的众神之父正在进行每日的午憩。Frigga想必正陪在父亲的身旁。他们相互望了一眼,静悄悄地走过父王母后的宫殿,不发出扰人的声响,走向另一间安静的宫殿。他们是成年的王子,有自己的宫殿,但最熟悉的那间无疑是儿时两人共同的房间。像每一间宫殿一样,这儿有一个很大的露台,足以让阳光洒满整个房间;半人高的大木桶里盛着温水和香气不浓烈的花瓣。两张床依然相对,保持着儿时的模样。而Thor和Loki也和儿时打猎或训练回来一样,脱下脏兮兮的被汗濡湿的衣服。

他们舀起木桶里的水泼在脸上,淋在身上。水珠放大身体的轮廓,游走在战士的完美曲线之间。他们对视一眼,然后开始几千年不变的幼稚游戏——互相泼水。到最后总是半桶水都倒在地上,Loki的浴巾盖在肩膀上,Thor裸着上身,拿毛巾擦头发。水滴把Loki的头发贴成一绺一绺的,Thor看着那颗欲滴未滴的水珠,忍不住伸出手把它拂去,却发现Loki也正在看着他。目光尴尬地相遇,但他们的主人却没有意识到。Thor毫无自觉地盯着Loki盯着他的眼睛,直到Loki噗嗤一声笑出来,Thor也不禁没有缘由地笑出声。他们走向露台,随意地坐下,把腿伸出栏杆外看风景。阿斯加德的太阳仍是金黄的颜色,让他们想起了在另一个宇宙消失的昏暗恒星。集市传来的喧嚷不绝于耳,兄弟俩都没有说话。他们只是看着对方的眼睛。

就好像在午后看到了漫天星辰。

 

当Laufeyson和Tom在某个宇宙的角落里躺在陌生星球的地面上看着漫天星辰,Loki和Thor也放松地从午后坐到傍晚,老Thor正回想着小Loki的那句话——“他在宇宙之外,就像个真正的神一样,你对他说话,他能听到。”

就像个真正的神一样。

老Thor叹了口气,徒劳地低语道:“Loki,你能听到我吗?”

 

对旧世界的两个Loki而言,星星都在诸神的黄昏时陨落了,他们的星辰就是那些被创造出来的低维宇宙,那些时间与空间的集合。

每一个沉迷于星辰的Loki都会毫无依据地想他们是不是生命的起源。那么多的传说讲述生命来自于火。Loki,和每一个生命一样。

他们生存。他们创造。他们好奇。

“嘿,你听。”本就属于这里的Loki说,“你听。”

哑巴Loki微微地点了点头。

“你说,我们也会正被外面的人观察吗?”

他们一齐望向世界树的最亮的树尖,好像那里是一条光亮的通路。


End



作者的话可以跳过】

这篇文风不定,脑洞横生,想表达的完全没表达出来的文终于完结了。历时十个月,我第一篇在撸否上完结的文,也是第一篇认真的锤基文,八万五千字,即使写得不怎样,我还是要小小地骄傲一下。感谢各位还能忍受我的读者们~爱你们!

顺便,我大概又要开新坑了,这次是轻松日常向的au,顺便,有没有喜欢绿铁绿科学组的妹子啊~

评论(10)
热度(22)
  1. ILOKLAEVATEINN. 转载了此文字
    我找到了宝藏啊!!!!!!

© LAEVATEIN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