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riosity 16

16.

Loki是被背上传来的冰凉触感惊醒的。他眼前朦胧,荡过忽闪忽闪的银光。他撑着身子坐起来,发现Tom也正慢慢苏醒,而Laufeyson站在哑巴Loki的身旁,甩着只挂在他右手手腕上的无用的镣铐,伸直他的左臂活动刚恢复的左手,低声而快速地说了句“谢了”。Laufeyson的左手是故意给哑巴拧脱臼的,他俩早有预谋——该死,他早该想到的。他又被年长的自己耍了一次。Tom是不是共犯?Loki看向他,他正饶有兴趣地观察银光的来源——这里的地上覆盖着巨大的鳞片,一片叠一片,一圈递一圈,层层次次好像坚实的台阶或者壁垒。Loki注意到这些鳞片是有“生命”的——他们正在有规律地一张一合。张合的幅度并不大,却缓和有力,像涟漪一样从某个中心荡漾开来。哑巴Loki正凝神望向一点,小Loki怀疑那就是所谓的中心。

“这像是某种巨型爬行动物的鳞片。”Tom拍拍手,站起身来,宣告他的初步结论。

Laufeyson和哑巴几乎同时看向对方,然后Laufeyson解释道:“这是世界蛇。”

不等Tom和小Loki反应过来这是哪本书上的世界蛇,哑巴就向前走去,同时他们身下这片被压了好久的鳞片微微一张,让他们一个趔趄,跌跌撞撞地跟上哑巴Loki。Laufeyson让Tom先行,又拉了小Loki一把,对状况外的自己叹了口气又加了句:“欢迎来到五维时空。”

 

那湮灭的瞬间像惊醒的梦一样转瞬即逝,当小Loki的哥哥红了眼向老Thor扑来时,年老的战神仍出神地凝望着孤零零的恒星。“你还我弟弟!”失去理智的年轻Thor大声喊着,神锤堪堪要砸在面前人的头颅上,老Thor下意识地放下武器,屈身以臂格挡。两把米尼奥尼尔相撞的威力不知其数,在和别的宇宙的自己相遇时老Thor就牢牢地把这条刻在自己的脑子里——况且,神锤带来的痛觉也许会让他的脑子清醒一些——

第一宇宙和第二宇宙的Thor合力拦下了发狂的自己。“他们可能还在那儿,只是我们看不到罢了。”第一宇宙的Thor说,“我们去找他们。”

“也许哑巴Loki是对的,他们确实通向了某个地方。只要他们活着,就一定能被找到。”第二宇宙的Thor接着说,“首先我们需要一艘飞船。”

“我可以向Frey借——”老Thor戛然而止,“——什么声音?”

 

飞行器进入低空大气层的轰鸣声隆隆地从天际传来。临近地面时飞船由高速俯冲改为徐徐降落,微微地落在地上。舱门开启,走下来两个侏儒。他们两个长得差不太多,都长着毛茸茸的棕色头发,穿着矮人族特有的没有接缝的皮裙,甚至宽宽的鼻子下方都有胡子一样的汗毛。只有右边那个戴着闪亮的乳白色石头做的项链说明她是二人中的妻子。女侏儒说:“Loki让我们带你们到我们驻扎的行星去,如果你们需要的话。”

“哪个Loki?”第二宇宙的Thor脱口而出。

“我们的Loki。”男侏儒说。

“带我们到这里来的Loki。”女侏儒说。

“用不着去你们的行星。”第三宇宙的Thor斩钉截铁地拉回正事,“我们要去黑洞产生的地方。”

“我们的飞船是自动巡航的,我们只会修动力系统,不会开飞船。”男侏儒说。

“Loki不准我们去黑洞附近找他。”女侏儒说,“他是那很危险。他说‘切勿放弃你的第二次生命’。”

“我会开。”第一宇宙的Thor不假思索地答道。

“我们可以先把你们送回去。”老Thor说,“出发吧。”

“Loki果然猜对了。”女侏儒叹了口气。

“Loki总是会猜对的。”男侏儒说。

沉吟片刻,女侏儒突然抬头道:“我们跟你们去。”

“可是Loki说……”女侏儒顶了一下她的丈夫,打断他,“他会猜到的。”

 

飞船上,第一宇宙的Thor守在控制台前,第三宇宙的Thor站在他身边。第二宇宙的Thor在离他们稍远的地方站着,站在这片焦急又尴尬的沉默中老Thor问两个侏儒:“Loki为什么要带你们走?”

“他没带我们走,是我们跟着他。”女侏儒纠正道。

“雾之国的人说他开始九界航行的时候因为可疑飞船查得正严,所以他到一个地方也就不掩饰行踪,而是直接造访,每个他造访的地方都有原住民认识他。有些想远行或者在本地待不下去的人听说他要航行很远,就求他捎带一程,他基本上都会答应。你知道,他有一种神奇的让人安心的力量,在他的航船上有许多人语言不通也相处得很好。虽然他在每个星球见的人都不多,但甚至有见他一面就为了追寻这种力量而跟从他的。”男侏儒说。

安心的力量是指那种让自己像喝醉酒了一样晕晕乎乎的力量吗?老Thor仍然无法把什么褒义词和Loki联系起来,也许这是某种神经麻痹。

“他……不是做了很多坏事吗?”第二宇宙的Thor略显惊异地问,“他挑起了两次战争。”

“两次屠杀。”老Thor加重语气说,“那是我见过最惨烈的战争,他是个十恶不赦的战犯。”

第二宇宙的Thor不动声色地环视飞船一圈。控制台前的两人显然对后面的谈话充耳不闻;两个侏儒似乎也并不反对这个控诉。

“我们知道。别人告诉我们了。”女侏儒说。

“事实上我们也不被自己的族人喜欢。”男侏儒说,“因为我们虽然是夫妻,却不是兄妹。”

“我们的族人相信亲兄妹结为夫妻是被保佑的,堂兄妹、表兄妹也会被祝福,”女侏儒说,“而我们连远方亲戚都不是。那些人诅咒我们得不到孩子。”

第二宇宙的Thor很想告诉他们在九界的纷繁文明中一半以上是不赞成近亲结婚的,一些是因为基因问题,一些是因为传统问题,蛮荒时代的阿斯加德也有兄妹结婚的传统,但现在已经逐渐消失了。他欲言又止。

“可是这明明才是奇妙之处:两个没有血联结的人的联结比血还牢固。”男侏儒把胳膊环过妻子,女侏儒向他的怀里靠近些,接着说:“我们的驻地里还有两个拉尔夫人,他们既是兄弟又是恋人,但在亚尔夫的传统中这是违背伦理的……感觉像我们和他们正好生错了地方似的。”

欲言又止的Thor庆幸他没有说。

“不,不是的,还记得吗?”男侏儒说,“Loki说‘不是我们生错了地方,而是每个民族都会有这样的人’。”

在二人愈来愈低的呢喃中,飞船在无声的河流里默默向前,蓝色的太阳越来越近,越来越大……

 

这是一个二维时间和三维空间交织的世界。

耶梦加得蓝色的鳞片泛着银灰色的光,她的身躯覆盖了围绕着陆地的水域。陆地上并没有几分裸露的土地,因为世界树的根盘综错节,似乎这小小的一方土地就是树根簇成的。世界树的根、茎、叶,她的一分一毫都闪着浅绿的磷光,在树枝交错、叶片冗杂的高处这里唯一的巨大光源藏在叶间,光芒被层层叠叠的树叶折射成黄绿色,天穹的颜色也随它变化,从最上面一直生机盈盈的黄绿色,到不可触及的透明,再到朦胧的浅蓝,颜色像沉降了一般,蓝色越来越深直至与远方光已隐匿的水域重合,只有耶梦加得偶尔转动尾梢,才能区分水天之别。

Loki就在这树根隆结的地方住下。那是一枝被自己的枝叶藤蔓压弯的巨大枝桠,几乎和根融合在一次无从分别。Loki把那儿当做困倦时可以闭眼蜷身的地方,当他这么做时,芬里厄就躺在他的腿弯边,因为他的父亲很喜欢他把蓬松温暖的尾巴放在他的脚上。

事实上,在这个日月俱陨的世界里,并无所谓时间。Loki是真正的自由了,他要做的,无非是带着芬里厄在耶梦加得的脊背上撒欢,再在回来时安抚被吵醒的大蛇儿,最后去看看在树梢工作的海拉。海拉的工作似乎遥遥无终,尽管统计神的死亡的工作依然结束,然而诸神黄昏让一切生灵涂炭,这样庞大的统计恐怕压迫经年累月,不过还好,她最不缺的就是时间。

海拉是幽冥之神,她隶属死亡却不真正死去,正是这幅半死半神的躯体让她在诸神黄昏无关善恶之纷争,又不会像在冥间哭嚎的幽冥一样魂魄湮灭。她在被Odin掷入冥界时已忘却痛苦,忘却孤独,然而当她找到父亲的时候,却毫不犹豫凝起他的魂魄,让他虽然失去了旧世界的肉体,却有了一个更加自由的灵体。这个魔法,抑或说是与生俱来的能力,一直是他们父女间的秘密,是Loki一直切切交代不可让Odin知道的秘密。而现在,他们都死了,海拉第一次完完整整地施下这个魔法。看到新生的Loki终于睁开眼睛,海拉伸出双臂拥住他。她不会哭,她的怀抱也是冰冷的,而Loki却揽住她的腰,让她的肩胛埋到自己的胸怀里。久久,Loki放开她,给她一个明媚的微笑——除了父亲,还有谁会给她这样一个半蓝半黑的怪物一个没有惧惮和或仇恨的微笑呢?

诸神黄昏后世界崩毁了,然而它没有像语言说的那样从灰烬中复苏。海拉没有地界来容纳无数的亡灵,他们只能变为海拉的无尽之书里的名字,以及世界树上没有意识的一片泛着磷光的叶子。也许在一簇新叶里,Odin和Laufey的叶子是并蒂而生的。

这样一个无限的时空里,正是Loki尽情释放天性的地方。阿斯加德禁书宫殿的门锁已然生锈,再也没有人为之把守。Loki就是在这里,开始探寻关于生命最初的好奇。

他创造了一维时间、没有预言的宇宙。

 

“你们都源自于我,是我创造的宇宙里的变量。所以你们是四维宇宙里的五维人——那些创造新的低维平行宇宙、运用与宇宙相连的力量、找到五维宇宙的能力都是五维人的能力。那本神话嘛,是个副作用,因为我是按照阿萨人的记载创造的,所以新生宇宙自带了我们这的预言。我们的两维时间的宇宙是个闭合宇宙,每次都会按预言发生——我这次除外。但你们一维时间线性进行,是没有预言存在的。”旧世界的Loki盘腿坐在树下,抚摸芬里厄颈背上的毛,不紧不慢地讲道。

“这么说,那神话里的故事其实是写你的?剪掉希芙的金发?”Tom不敢相信。“我以前还以为是写哑巴的。”

“嗯。”旧世界的Loki欣然承认。

“偷伊芙的金苹果?”小Loki歪着脑袋回想。

“嗯。”

“把Thor扮成了巨人的新娘?”

“嗯。”

“到处乱逛时一时兴起结果有了三个孩子?”

“……嗯?”

“变成母马和斯瓦迪瓦法利来了一发还生了匹小马?”Laufeyson问出大家都想问的。

“嗯。”

“你几岁?”能开口的三个Loki都恨铁不成钢地吼道,外加哑巴巫师阴恻恻的杀人无数的眼刀。

“嗯……啊?”旧世界的Loki偏头就迎上那记眼刀,“三……”

“——岁?”

“……千多岁。”

 

“所以,你是那个塑造了我们命运的人。”Laufeyson说。

“不是我。”旧世界的Loki摇头,“我只是给定初始条件,加入我的变量,我孕育一个新的宇宙,宇宙会自己生发,这是它与生俱来的本领。一切都来自于毋庸置疑的简单规则,然而只要有一点点的偏移,结果就不可预知。这就是未来一直让人好奇的原因。我没法阻止也没法改变什么,但观察这些就是我在这儿不可多得的乐趣。”他微微笑了,接着说:“记得吗?我由混沌而生,我本是一团野火,我可是混沌理论的忠实支持者。”

“我们为什么会到这儿来?”Tom问。

“也许因为你们能,也许因为你们想见见这里,也许因为你们想逃出来。”旧世界的Loki说,“也许你们只是好奇外面有什么。在你们来之前,我都不知道你们会来。”

“我们会到哪里去?是留在这儿,还是返回我们自己的宇宙?”小Loki问。

“这是你们自己的决定。”

“我们怎么回去?”Tom问。

“问问你自己。你们是五维人。”旧世界的Loki说,“闭上眼睛看。”

一架飞船,像被无声的河流轻轻推送着,向蓝色的太阳驶去……

“我们得回去了。”Laufeyson说。他的手在哑巴Loki的手上停留了一会儿,他知道哑巴会留在这里。旧世界的Loki站起来冲哑巴微笑;站近了些可以看到他的唇上下也有浅浅的疤痕。

“等一下,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Laufeyson说,“你到底为什么要创造我们?只是为了你的消遣吗?”

“你们知道是我创造的你们的‘第零宇宙’。”旧世界的Loki说,“那我的宇宙是谁创造的呢?”

 

没有听到答案,三个Loki被倏忽而来的引力拽进了四维时空。




======下面不要看=======

我不知道我在写什么混沌理论和高维时空的部分都是在扯淡就要完结了肯定是HE我也不知道会怎么样了今天文风跳跃哈哈哈我有病我有罪

评论(18)
热度(15)

© LAEVATEIN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