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riosity 15

15.

“Loki?”

一只手在他面前晃了晃,当他的目光想跟从那只手时,它却倏忽不见了,像从来没出现过似的。这是一个陌生的地方。

脚下的土地温暖而坚硬,平坦得能看到远处的天空,而天空分外湛蓝,也没有因为遥远而稀薄的几近无色。华纳海姆,他想到,华纳所在的星系是传统的双恒星系,那颗暗伴星是和中庭的太阳一样的橙色,而明亮的主星是耀眼的蓝色。他应该在华纳海姆,但这个地方如此陌生,他凝视着地平线上蓝得过分的天空,在本能的指引下向前走去。

走了一段,开始渐有人烟。石头堆出来的简易庇护所,没有用一点儿木料或是钉子支撑,纯靠奇形怪状的石头架接,无疑是矮人族的作品。而前方不远处,用阔叶植物的叶片做帐篷的,无疑是生活在炎热地带的火巨人的一支,穆斯人。Loki打量着形态各异的营地,不知不觉地走到他要见的人面前。

带着面甲的人站在驻扎地的边缘,凝视着华纳的太阳。这颗看上去冰凉的冷色调恒星实际上正在如日中天的时期,向它所掌控的无数天体散发炽热的光芒。

看到小Loki向自己走来,哑巴摘下面甲,脸上带着愉悦的光彩。他把小Loki的手攥在掌心,微弱的神经电流荷载着信息就奔腾在后者的身上。

“华纳的恒星是九界有生命存在的地方之中最为巨大明亮的,正如华纳拥有九界最瑰丽的文明。”

“而这种庞大的星体最容易耗尽自己的能量,在最后的华丽爆炸中死亡。”

小Loki睁大了眼睛。他仿佛跟随另一个自己看到了这美丽的发着蓝光的星球的结局——在一场浩大的盛宴中转瞬即逝,消失于无尽的黑暗中——不,不是这样,那团无尽的黑暗并不宁静,它涌动着,贪婪地吞噬气体、光和温度。它无法被看见,但它可以被感知,巨大的引力撕扯着Loki 的身体,把时间无限延长,而一个发誓不再开口的人,相信这是一条需要和时间本身一样漫长的耐心才可以走完的道路。

 

“Loki?”

Thor的手在弟弟面前晃了晃。小Loki迟疑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看向身边的哥哥,以及一直在桌边的Tom和Laufeyson。“你还好吗?”Thor关切地问,而他身后的Laufeyson不动声色地双手扣合暗示他。“我没事。”小Loki说。他定睛审视这个房间,鉴于他刚刚神游到另一个星球上,而Laufeyson无声地告诉他他一直在这个房间里。面前宽大的桌子上摊着画满诡异文字的书,仿佛把房间隔断成两半——在书的这边是Loki们和小Loki的哥哥,那一边都是Thor。严肃的Thor们站成了一片乌压压的云,让以华丽著称的华纳宫殿显得十分拥挤。

他们没必要都待在这个房间里,但因为他们正在研读的书是华纳人的根源之书,视这书为至宝的华纳人不得不给他们另准备一个就在藏书库旁边的守卫齐全的房间。在小Loki的审视之下第零宇宙的Thor先开口问道:“有发现什么吗?”

“我不是很确定……”小Loki迟疑地说,“我觉得哑巴Loki想要毁掉华纳的太阳。”

 

“什么?!”

尽管知道哑巴Loki的疯狂,但听到这话,不免让所有人都怔住。第一宇宙和第二宇宙的Thor不约而同地看向自己的弟弟,Laufeyson愣神之后的挑眉足以证明他不多见的惊讶。

“这上面说了两种制造黑洞的方法。”小Loki指着旁人看不懂的符号说道,“一种是引诱恒星提前变成黑洞,另一种是通过强粒子对撞产生人造的微型黑洞。两者都需要极大的能量,而且后者产生的要求更高,而且极不稳定。哑巴Loki应该会选择前一种,因为华纳的太阳是蓝色系的超高温恒星,而且还有可以提供能量的伴星,很适合用引诱法制造黑洞。”

“有什么办法阻止他?”老Thor率先沉下气问道。

小Loki低下头,似乎要把自己埋到书里去。“阻止?他都有制造黑洞的能力了,我们去送什么死?”Laufeyson笑了一声,“最明智的做法是回到自己原来的地方。华纳的黑洞再大也没法吞掉阿斯加德,就算有人慈悲心泛滥要救华纳人民于水火之中,还不如想想怎么把整个华纳移到别的宇宙去。”他挑衅地看了老Thor一眼,举起自己的双手:“有谁想给我解开这个吗?我还是要逃命的。”

Tom碰碰Laufeyson的胳膊让他别说了,在抬头的瞬间却发现几个Thor都盯着他,好像要他为阻止Laufeyson而不是和他一起用混蛋的调子宣扬逃避论做出合理的解释。“抱歉……但我认为Laufeyson是对的。”他清了清喉咙低声说,“你们也知道哑巴的目的是通过稳定的黑洞找到外面的世界,如果他真的制造出了黑洞,他自己会第一个走进去。他会永远消失在里面的。如果你们想让他永远消失的话,不如真的任他去造好了。”他停顿了一会儿,又补充道:“我和Laufeyson可以帮你们研究怎么转移整个华纳海姆。”

Laufeyson和Tom的Thor眉头都凝着阴云。老Thor胸膛里淤积多年的出离的愤怒将要炸裂开来,这时小Loki突然低吟出声。

一直站在小Loki身旁的Thor握住弟弟的手,“怎么了”这句话刚出口就落在小Loki湿漉漉的眼睛里。小Loki攥着哥哥的手,良久,终于开口:“也许我可以和哑巴谈谈。”

“如果控制得当,人造的微型黑洞破坏力远没有自然黑洞来得大,而且一旦有什么差错还可以及时补救。哑巴Loki不可能做到一边控制黑洞一边安全地进入,但我们可以帮他为微型黑洞维稳。引诱法造出的黑洞和自然黑洞没有区别,九界有那么多黑洞,他没有贸然闯入,说明他很重视这唯一的一次机会,如果我们能精准地造出微型黑洞,他肯定不会选择毁掉华纳的太阳。”

“那你会有危险吗?”Thor问,小Loki摇摇头:“我不知道。但肯定没有太阳变成黑洞危险。”

于是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到老Thor的身上。他们都已经习惯最年长的Thor做出最后的决定。“值得一试。”他最后说,声音里多了几分苍老。

小Loki松了一口气,站定一会儿,向其他人点点头,首先向门外走去。他实在是太累了。他的哥哥跟了上去,和他并肩走,像往常一样。

“我可没说我要跟小Loki一起帮那疯子造黑洞。我还不想把命搭进去。”在两人离开后Laufeyson咕哝道,这让他立马迎来了好几个人的瞪视。“得了,好像我能拒绝似的。”Laufeyson又一次用镣铐当防御,“小Loki不知道欠了我多少次了。”他转身走开,像是一切都没有发生过。Tom本应跟他一起离开,却在老Thor面前顿了顿,轻声说道:“小Loki做这些是因为他把自己当成了那哑巴。他觉得自己应该为‘Loki’的所为做出补救。你要记得,我不是‘Loki’,Laufeyson也不是。你应该庆幸小Loki看了哑巴所经历的还能保有自己的灵魂。”

老Thor想回答他什么,却因为一时的出神错过了机会。Tom走开后,两个Thor也无言地致意然后离开了。原来还显得狭小的宫殿立刻宽敞起来,而老Thor坐在宫殿的中央。一段明显不属于他的记忆涌入他的脑海:Loki和他一起从华纳的宴席上逃开,在Frey和Odin的眼皮底下溜走,来到闻名遐迩的大酒窖。他们一路东躲西藏,来到最底层的千年酒窖,然后Loki神神秘秘地对巨大的挂锁说了几句话,门就应声而开。这是他第一次喝到这么醇香的酒,酒量似海的他手不释杯,最后竟醉倒在酒窖里。后面的事情他记不清了,只是大概知道失踪和偷喝千年酒酿没让他有好果子吃。

这段不属于他的记忆是Loki和阿斯加德开战时Loki灌输到他脑子里的,和其他不属于他的片段一起。那时候Thor并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在金宫之上被缝上嘴唇的战犯要给他灌输这些,如果是想以此软化他的话,Loki并没有达到目的。他不能理解为什么在Loki给他的影像里他和Loki看起来是兄弟,而且还有那么多可以说得上是温馨的片段,他也不在乎。现在他明白了,这并不是Loki的臆想,而是在其他宇宙真实发生的。而且,在那么多的平行宇宙里,只有他和Loki不是兄弟,而是没有情面的、彻彻底底的敌人。他坐在空荡荡的宫殿中央,突然很想喝酒。于是他站起来,跟随着自己的记忆,来到华纳的皇家酒窖。在印象里熟悉的气味扑面而来,只是他不需要躲着看门人和酿酒的工人,因为现在是晚上。他没费什么力气就走到千年酒窖面前。那把挂锁比记忆中的脆弱很多,他只一劈就坏了。他踹开门,被酒香包围。他抚摸那些沉重的酒桶,拧开其中一个软塞开口,酒液先是滴后是涌流到他嘴里。这才是他第一次喝道这样醇厚的酒。他发出满足的叹息,随意地坐到地上,记忆里兄弟一般的Loki忽然出现他在面前。他知道那不过是幻影,Loki不会有那样红润的嘴唇。他突然搞不清那红润的颜色是不是鲜血浸染的,但却发现自己并不能看清Loki的嘴唇上下有没有十字锥的疤痕。

于是他意识到,Loki给他灌输这些影像,的确是用来软化他的,他在几百年前没有成功,却在几百年后突然侵入了唯一一个从不被Loki侵入的人。他接着喝了一口酒,或许是一口之后的一口,然后放任自己在酒窖冰冷的地上沉沉睡去。

 

这个唯一的、从不像听从言灵者的话一样听从Loki的Thor,到底被软化成什么样子了呢?当老Thor看着小Loki、Laufeyson和Tom强撑着为哑巴Loki维持微型黑洞的稳定,他不禁又一次思考起了这个问题。小Loki咬着牙屈起身子,Laufeyson想拉他一把却不能做到。那个最小的Thor几乎要甩着锤子飞上去阻止小Loki,另外两个Thor死死地拉住他,而老Thor却看着,话语平静:“这时候就不要阻止了。他们答应了Loki,只有这样才能把Loki送出这个宇宙。”

是的,哑巴Loki和他们的协议是,小Loki他们必须保证微型黑洞的稳定,就算他们的身体因为无法长时间承受作为能量的流通载体而崩溃,哪怕他们自己的能量不够也要用华纳的太阳作为后备能源。而现在,华纳太阳的日冕开始向几万千米的高空窜升,明亮的蓝色表面出现了肉眼可见的黑子。光线被生生地抽离,围绕着旁边的小小黑点旋转,然后被淹没。黑洞附近的时间被拖的很慢,哑巴Loki像是还走进事件视界不久,小Loki在Thor感受到的几个小时里都维持着同一姿势。最多华纳的太阳没有以前明亮了,老Thor想,比整个华纳陷入黑暗要好。

当地上的人们都以为蓝色恒星的光芒要开始被微型黑洞蚕食,忽然一抹被过于明亮的蓝白色遮掩的橙色光芒从蓝色恒星的后面升腾起来,快速地围绕黑洞旋转着。是伴星!是那颗被人遗忘的黯淡的伴星。在主序星的身边它显得那么弱小和微不足道,但在纯黑的背景下,那橙色却是夺目的异样光芒。光挟着高温和气体从伴星的表面逃逸,伴星昏暗的内核若隐若现。从伴星上喷涌而出的光芒一度覆盖住了蓝色的星体,像一件温暖的睡衣——下一秒,曾经的伴星只剩下一颗死星的星核。

老Thor和华纳人一起,怔住了。为什么会是那颗伴星先被黑洞捕获?是因为它太弱小,不足以和黑洞抗衡?是因为它逃不过被吞噬的命运,无论是被黑洞,还是亿万年后被自己的主星?是因为它本就是主星的守护者,在别的星体的撞击来袭时为主星挡下,在主星能量不够时献出自己的温度?一颗伴星,好像主星的双生兄弟。他们同时诞生于星云,却极不公平,一颗明亮,孕育生命被人称颂,一颗黯淡,默默旋转在其身后。黑洞开始坍缩,这表明三个Loki已经完成了任务,主序星也幸免于难。华纳人纷纷击节相庆,端出美酒举杯庆贺。酒香萦绕着老Thor,让他陷入到思考中去,差点没听到第三宇宙的Thor的惊呼:

“不!Loki!”

 

黑洞,在坍缩的同时,把三个Loki卷入了事件视界之中,然后在Thor的眼皮底下,在无尽的黑暗里,湮灭了。


评论(12)
热度(16)

© LAEVATEIN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