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riosity 14

14.

“Loki是个疯子,他什么都有可能做得出来,而且他有能力做到。如果他问你要什么东西,先答应着他,但千万别相信他。”

 

船队在华纳海姆的领空界外缓缓地停下了。

如果说阿斯加德的第一道防线是辽阔的瀑海,那么华纳海姆的就是无垠的森林。

森林的树顶上架着一条金色的道路,这是唯一一条通向城门的路。

为首的航船舱门开启,船上走下了一个人,也仅仅只走下了这一个人。他沿着金色的道路向城门走来。

城门后的守卫比之前多了三倍。他们每个人都知道来的人是谁。他们都屏声匿气,他们要做的,就是看着那个人被放进来。

Loki在金路上踽踽而行。袍子的下摆有时会挂到道旁高大树木树尖的叶子,他并不去拨开它们,鉴于华纳人认为被叶子触碰是一种祝福。守卫们都能看见他慢慢地接近,他也能看到唯一一个城门外的守卫离他越来越近。他虔诚又愉悦的样子好像一个第一次朝见魔法圣地的孩子,如果不被先入为主地认为是强大的力量衍生的满不在乎的傲慢的话。

他终于站在城门外的守卫面前。守卫惊讶地发现,之前一直的提心吊胆忽然不知所踪。他的目光不由自主地久久地落到Loki身上。Loki穿着华纳的服饰,一件巫师袍,环着脖子的圆形立领,从领口到脚边的被贴合起来的开襟,贴着手腕的袖口。像每一个华纳把美和魔法联接起来的匠人的作品一样,衣服的边缘绣上了细细的金线。华纳人的衣服穿在Loki身上十分熨帖,他看起像一个终于归家的游荡的华纳巫师。

守卫的目光上移,看到了Loki的脸。Loki的下半张脸被极薄的金属面甲遮着,但是这不影响交流。他有一双平静的眼睛。那双眼睛里没有一个先炸了阿萨后炸了约顿的九界邪神应有的疯狂,而是直入心底的平静。他握住守卫的手,微凉但干燥的指尖传来讯息。

“我想要见你们的王。”守卫听到他说。传说Loki是不会说话的,但守卫确实听到了,也许是从指尖,也许是从心底。不管怎样,这是守卫现在唯一想做的、并满心欢喜地去做的事情——把Loki带给他的王。他打开城门,一点都没有放一个九界通缉犯进来的紧张、愧疚,他心里充满了宁静的喜悦。

 

“Loki是个疯子,他什么都有可能做得出来,而且他有能力做到。如果他问你要什么东西,先答应着他,但千万别相信他。”

最年长的Thor对华纳海姆的国王Frey说。华纳的国王沉下气答应着,好像他才是这里的客人。可是有什么办法呢?国王的威严与雷霆的威严的相比,还是要逊色许多。Frey转身要走时,却被Laufeyson拉住:“请问九界最大的华纳藏书库怎么走,国王陛下?”国王狐疑地看了手戴镣铐的人一眼,发现他身后年长的Thor默许地点点头。他不情不愿地指了个方向,派了个卫兵给他们带路。

“这是什么意思,Loki?”Laufeyson的Thor悄声问道。这时卫兵在最前面带路,最年长的Thor跟在后面,然后是Laufeyson和他的哥哥,最后是第二和第三宇宙的两对兄弟。Laufeyson用不大但所有人都能听到的语气解释道:“那个哑巴Loki虽然不会说话,但他就像个言灵者,所有人都会按他的要求照做的。哑巴无非是想找到出去的路,他肯定会去藏书库。我们得赶在Frey双手给他奉上之前找到那些远古的典籍。”

大家默默地前行了一会儿,突然听到前面沙哑的声音说:“并不是所有人都会按他的要求做。”

第零宇宙的Thor说:“我不受他的控制。我能感受到他强大的能力,但那对我没有影响。”

 

“正常。”半晌,Laufeyson接口道,“你是我们之中最年长的对吧?但你还是没有成为Asgard的王。因为你是将领,而不是王。你认为你的宿命是战死沙场,和你的愤怒与力量一起死去。你认为你是不会像Odin那样安详地陷入长眠的。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哑巴Loki的力量的的确确来自于宇宙,但你的愤怒比宇宙还要浩瀚。”

这段话让一行人重又陷入沉默。

 

藏书库沉重的大门被一双手轻轻地推开。

虽然是意料之中,但还是太快了。三个Loki躲在书架后面,尽量悄无声息地为七个人施法。只要哑巴Loki有意去捕捉,还是会察觉到七个人的气息。现在只能希望Loki不知道其他三个宇宙的人也来了。

“他和我们都是Loki,Loki对别人的法术怎么可能对我们起作用呢。”小Loki握着他哥哥的手,通过接触传达这一信息。Thor们都有些备战前的紧张,小Loki试着安抚他们。正当他要伸出手指触碰其他的Thor时,一个声音越过重重书海,钻进了每一个人的脑子里。

“Loki——”

 

“Loki——”

这就像那一天的重演。在重重的书架之间,有一个声音在呼唤他,那时他抑制不住自己的好奇心闭上眼睛,见到了Laufeyson和Tom。现在他抑制不住好奇心向声音的来源走去。那听上去像是自己的声音,但恍惚间又完全没有相似之处,反而充满了诱惑性,萦绕着他的耳朵。耳旁自己的哥哥和年长的Thor对他的咆哮的拉扯变成的远隔天外的窸窸窣窣声,Laufeyson和Tom试图用精神力控制他只不过是新蝶薄翼扇动的微扰。他不费力气就能挣脱身后的人事物,像踩着云朵一样来到第零宇宙的Loki面前。

他打量着第零宇宙的Loki,最终把目光停留在他薄薄的金属面甲上。他看向面甲上方那对安静的眼睛,轻声说:“这简直是个薄了点的口枷。为什么要戴着它?”

第零宇宙的Loki眼睛微微地眯起来,但不知道为什么小Loki觉得这时面甲之下是一个微笑。他双手捧起Loki的脸,指尖停留在耳后面甲的搭扣上。“可以吗?”他问。Loki垂下眼帘。这代表着同意,小Loki想。

Loki苍白的嘴唇从面甲后方露出来。在唇的上下,有十个十字锥的针脚。十字形的疤痕并不均匀,带着粉嫩而泛白的缺血的颜色。小Loki不由自主地咬了一下自己的下唇,手指向Loki的嘴唇贴去。Loki抓住他的手指,摇了摇头。

不。小Loki与Loki抓着他的手十指相扣,急切的语意从捏紧的力量上传播。我想知道,我得知道,他说,这和你要找那个源头的Loki一样重要!

记忆忽地涌入小Loki的大脑。

痛觉和记忆一样真实。

纯金的十字锥的尖头刺入皮肤,刺穿血肉,十字形的尾部毫不留情地撕裂伤口,哀嚎被缝合,被嘲笑声淹没。他和他苟延残喘的屈辱在地上匍匐,却和他的愤怒在渗透金线的血沫和胸腔里升腾。亲自扯断金线时痛觉已经麻木了,就好像狱中几个月的空虚也飘渺得没有印象一样。他看着金宫和冰宫燃烧,感受到疯狂在心中蔓延。然后他看到了那棵树。

传说中九大国度的方位连起来就像一颗世界树,根扎于约顿海姆,梢着于阿斯加德,但没有人看到过这棵树的全貌。但Loki看到了,在燃烧的约顿海姆之上,他看到了世界树遒劲错综的根,丝毫不为怒火所影响。

在看到树的一瞬间,Loki平静了。就好像婴儿回到了孕育他的温床。

冰宫的所在就是根结的中央,祭祀的圆台上一个破开的蛹壳与根上的经脉相连,好像根中孕育的果实。

Loki旁若无人地踏入被熊熊烈火燃烧的冰宫,来到蛹壳面前。

他看到走投无路的Laufey祈求根孕育出这个神灵的孩子,不要让约顿海姆的冰原落入阿萨人的手里。

这个孩子在Laufey与Odin在祭坛前决战时出生,稳稳地落入Odin的怀里。孩子浅蓝色的皮肤几近肉色,眼睛憋红了却哭不出声。不知怎么,Odin改变了主意,带走了远古冬棺,草草结束了战争。

后来这个孩子被当做Laufey的儿子养育,但因为没有人知道他是哪里来的,并不把他当做真正的霜巨人看待。直到第二次大战中约顿的王要被当做俘虏送去阿萨,这个孩子才被推上王位做替罪的羔羊。

这个孩子是神树孕育的婴儿,他不是Laufey的儿子。他属于世界的源头。无论后续的故事怎样改变,任何一个平行宇宙的Loki都无法改变这一点。根源的力量来自宇宙之外。这是极其强大而又极其平静的力量。

越靠近,就越能体会到宁静。

 

Loki的遭遇和苦难,尖叫和彷徨在沧海中不过小小一粟。

他被宇宙包围。

 

小Loki醒来时才发现他刚才昏了过去。

他的哥哥坐在床边,看到他睁开眼睛时松了口气。

小Loki仔细地端详了他哥的脸,并没有发现什么伤痕。他一一查看围过来的Thor和Loki,除了年长的Thor眉骨上多了一处擦伤,Laufeyson揉着他左手的手腕以外,其他人都没有受伤。

“那家伙把我手腕拧脱臼了。”Laufeyson皱着眉说,“打群架还宣泄个人恩怨。”他的Thor悄悄把手附在Laufeyson的左手上,试图为他减轻疼痛。

“你怎么样了?”小Loki的Thor问道。

“我还好。我们在哪儿?”

“我们还在华纳。”他哥哥答道,Tom则会意地接下去,“哑巴回自己的船队了,他们会在华纳的附属星球上登陆,然后Loki会自己造个通向宇宙外的黑洞。真希望华纳不要被近在咫尺的黑洞吸进去。”

“Loki找到他要找的书了?”小Loki挣扎着坐起来,看向Laufeyson。

“对。不过他没有带走它,因为那本书大概除了他没有人看得懂。”Laufeyson指指角落里那本书,它几乎和一张桌子一样大。

“那是留给我的。”小Loki翻下床,“他让我理解了他,但不幸的是他也同时告诉我了阻止他的办法。我能读懂这本书。”

“等等,”第零宇宙的Thor拉着他,“既然是他告诉你如何读懂这本书,你怎么知道他不是在操控你帮他完成这个任务?”

“他并没有告诉我要做什么,或是要怎么做,但是让我了解了他!了解了那个根源!我能读懂这些宇宙赋予意义的文字!”小Loki深吸一口气,平心静气地又说道:“你不信的话,看我的记忆。”

小Loki抓着Thor的手贴着自己的脑门上。

第一个涌入Thor眼睛的画面就是那柄带血的十字锥,和真实得过分的疼痛与仇恨。思想里的仇恨无疑是对准他的,就好像是他自己在这样极端地仇恨着自己。老Thor挣开Loki的手,连连后退了几步。“看下去呀!这些都过去的经历而已,重要的在后面!我看到他了,看到了他的造物!看到了他写下的通往外界的路径!”小Loki叫喊着,直到两人都被其余的人拉住。

“‘他’是谁?”Tom忽然问道。他隐隐地觉得这并不是指哑巴Loki。

“是……”小Loki稳定下来,深深呼出一口气,说道,“是世界树的播种者,是这一切的源头。”


==================

新年快乐!

【现在正在撸抖森生贺文,是Curiosity的番外,Laufeyson带Tom过生日辣!~\(≧▽≦)/~

评论(11)
热度(22)

© LAEVATEIN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