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riosity 13

13.

Thor被瞬移到彩虹桥的这一端时差点踉跄。这不是他应有的失误,海姆达尔还没等他站稳就把他从中庭拉了回来。他定睛一看,金色的传送塔外已经停着他金色鬃毛马背雪白的坐骑。“众神之父有要事召您回来,殿下。”寡言的海姆达尔简洁地说。能有什么要事呢?比私逃中庭还重要?难道是……

一定有关Loki。Thor跨上马,好久没有载着主人奔驰的骏美的小家伙撒开四蹄流星赶月地向王宫奔去。一定有关Loki,Thor想,不然海姆达尔会把他们两个一起召回来的。百米高的金色海门徐徐打开,穿过繁华的街市,不一会儿Thor就来到殿前。门口有常规驻守的卫兵向Thor行注目礼,不过大殿每根梁柱下的卫兵都被遣走了,这说明众神之父正在商议机密要事。Thor大步地走近,直到众神之父的王座前——哦,Odin在上——这儿有三个Thor。

三个Thor。

Thor一下子接受不过来:三个Thor站在他眼前。他们长得几乎一模一样,只有些细微的差别。第一个无疑是最年老而强悍的:他的眼睛里满是雷霆之怒。这种怒火不是促人狂躁莽撞的愤怒,而是一种压抑着的、藏于浩瀚而宁静的天穹之中的、风平浪静的怒火。他静止时那如山一般的身躯昭示着这种永恒的怒火,正如他战斗时流露出的无尽的能量一样,可见这怒火已伴他日久,为他驾驭了。第二个看得出历经了一些让这位顽强的神祗为之悲恸良久的痛事,他的眉目和嘴角锁着愁云,但比第一个要温和。他的眼睛是三个Thor中最深邃而睿智的,想必他所经历的炼就了他与别的Thor不同的秉性。第三个年轻气盛,只比Thor自己大一点儿。Thor并不是个敏感的人,也许这些只是出于他战士的直觉。第二个Thor看向Odin,待王座上的人点了点头后,开口说道:

“我是来自第一宇宙的Thor。这位年长于我的是第零宇宙的Thor,年幼于我的是第二宇宙的Thor。你们所处的是第三宇宙。我们第一宇宙的智者发现了平行宇宙,并发现它们的时间轴并不平行。第零宇宙是目前能探测到的最古老的的宇宙,而你们第三宇宙是最年轻的。”

 

“招供时间。”Tom和Loki抱着胳膊看向Laufeyson,“现在Loki已经从实验室里溜出来了,我们时间很充裕。Laufeyson,你有什么没告诉我们的?”

Laufeyson叹了口气。他坐下来,伸直交叠双腿,靠在床边。Tom和Loki也坐下来。这会是一个很长的故事。Laufeyson理理头绪,开始讲起来:

“小Loki,你比Tom小,因为Tom创造了你,和你的宇宙。Tom比我小,因为我创造了Tom和他的宇宙。每一个宇宙的Loki好像都有创造一片时空的能力。但是,这些宇宙的时间并不平行,新生的宇宙是时间进展得最快的,虽然我们并没有觉得有什么差别——就好像黑洞能让时间变慢一样。新生的宇宙时间最快,是为了赶上上一个宇宙的时间线,但随着两个宇宙的时间线差距越来越小,时间也会越来越慢,所以除非这些宇宙完结,不然他们的时间永不平行。但我不是开启这一切的Loki,我也不知道那些神话故事是哪一个Loki。但创造了我和我的宇宙的Loki,是最古老最强大的。我们三个的故事开头相差不多,但我和他的完全不一样。这就是他强大的体现。在他之前,再也找不到别的平行宇宙和Loki了。他……像疯了一样的,一意孤行地要找到开启这个轮回的Loki。”

 

“第零宇宙的Loki邪恶而强大,只有他能创造平行宇宙。”第一个Thor用低沉沙哑的嗓音补充到。

“是的。”第二个Thor接着说,“第一宇宙的Loki是Asgard的逃犯,他在第一宇宙有许多仇敌,无处藏身。而第二宇宙的Loki,”他看了第三个Thor一眼,知道他不打算说,“本来流放于地球,现在也消失了。这两个Loki应该是到你们的宇宙来了。”

 

“那个宇宙的Loki,不是Thor的兄弟。他就是Laufey王的孩子,在Thor继位后挑起的Asgard-Juton一战中因为Laufey之死而被推上王位,后来做了Asgard的俘虏。我就是他在狱中创造出来的。他在狱中太无聊了,就看我被谎言蒙蔽、被复仇蒙蔽做消遣。后来他逃出来了,他先毁了阿萨的王宫,后毁了约顿的王宫,然后他游历各处,告诉不同的物种他在寻找宇宙之外的力量。有些无望的生灵把他看做信仰,追随他游历各处。我穿过宇宙去找他时,他在瓦特阿尔,他捉着我的手在他用魔法构筑的九界地图上游走,来告诉我他下一站是亚尔夫。最后他会去华纳,魔法最灵动的地方。”

“哦,你悲惨的命运来自他的玩弄,我真是应该感谢你的仁慈呢,”Tom评论说,“你有没有打他?我赌你会打他。”

“我的确揍他了,一拳,在脸上。然后我明智地没有继续,因为和他肌肤相接的时候我就感受到他的力量了。我可以看到他以前的疯狂,比我当初更甚,但他现在有种平静而深部见底的力量。”

“他把这些都告诉你了?”Loki问。

“不,他是用神经电流的。对了,这个Loki自从越狱以后就不再说话了。他是个哑巴。”

 

“那两个Loki最有可能和你们的Loki打交道。Thor,我们希望你能让他不经意间吐露些什么,我们会教你如何去做。”第二个Thor最后说道。

“直接把Loki叫回来不就行了。”Thor弄明白了这套理论,但没有搞清楚Thor们想干什么。

“Loki是个骗子,他不会就这么告诉你的。”第二个Thor说。

“Loki喜欢惊喜,他会瞒着些事情,我知道的。但只要我问他,他一定不会对我说谎。”Thor斩钉截铁地说,“难道你们不信任他吗?”

霎时殿里安静下来。Thor忽然想起来Loki除了是他的弟弟,也许还是别的宇宙的大魔王、逃犯、流放犯。但这些又不是他的弟弟,他的弟弟不会对他说谎。Thor打破尴尬说:“好吧,你们不信任你们的弟弟,我信任我的。他可什么事都没犯过。”

 

Loki看到四个Thor的时候也不得不惊讶了一下。Laufeyson和Tom及时地出现在他身边。“那个年纪最大的就是哑巴Loki的Thor。”Laufeyson说。他说话的时候没有人看得见他,但三个Loki都注意到第二个Thor皱了一下眉。Laufeyson动摇了一下,消失了。

Thor——他的Thor——走过来拥抱了他。“这是其他三个平行宇宙的Thor。他们在找两个出逃的Loki……”Thor的解释被第一个Thor打断:“不用跟他解释。如果他知道那两个Loki,他就知道这些。”

Thor毫不畏惧地怒瞪了他一眼。“他们在找两个出逃的Loki。你认识他们吗,弟弟?”

“他们两个都是Asgard的逃犯。而且他们也许知道些第零宇宙的Loki的事情。那个Loki正在他们宇宙肆虐。”第二个Thor补充道。

Thor保护似的挡在Loki身前,背对着三个Thor。他扶着Loki的肩膀,柔声问道:“你认识他们吗。”

Loki把搭在肩膀上的手慢慢挪到胸口,捧到自己的双手的手心里。他压了压喉咙,清楚地说道:“我认识他们。”

他看向Thor的眼睛,说:“我永远不会对你说谎,哥哥。我认识他们。但是他们不在这里。他们生活在宇宙的夹缝中,那里没有时间,被我们称为虚空。Laufeyson——我想是第一宇宙的Loki吧,他是约顿人,他不再是阿萨人了。而Tom,”他看了一眼到现在都没说过话的第三个Thor,“他是中庭人。唯一一个Asgard的Loki就是我。所以,你们要捉Asgard的逃犯,Asgard的Loki,来抓我吧。”

“来抓我吧,”Loki说,“毕竟我在帮Thor去见Jane 的时候犯了伪造王命罪、偷袭守卫罪。现在还多了个包庇罪。我会束手就擒的。”Loki的声音颤抖,眼眶里含着泪水。他仍清楚地说话,他还紧紧地握着哥哥的手。他说:“我知道Loki都做了些什么,我也知道你们对Loki做了什么。我在学龄前遇到了他们两个,他们要我牢牢记在心里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我是个冰霜巨人,第二件事情就是千万不要想着有一天能得到王位。他们说千万不要和Thor说谎,因为一旦开始就不会结束;他们说无论有多努力,如果他们的Thor从他们的宇宙过来为抓捕他们而把Loki的那些令人不齿的名声公之于众,我就会毁于一旦;他们要我为此做好准备,因为我是Loki。”

“来抓我吧!”他直直地向前伸出双手,“既然我的宇宙已经听闻了Loki的恶名,来抓我吧,把我禁锢于不能扰人之地,以免我在流言蜚语中自毁,做出像那些Loki一样的事来。”

Thor猛地把Loki伸出的双手压回身侧。他紧紧地把Loki埋在自己的怀里,埋葬他终于流露的担心和抽噎。“他们不会来抓你的。他们不能。只要有我在,他们不能。在我堕落的时候,你以一己之力挡住了约顿人的入侵,还记得吗?你不是他们,我也不是他们。我信任你。我信任你。”

第一宇宙的Thor抿着发白的嘴唇,第二宇宙的Thor攥紧了拳头。第零宇宙的Thor环顾四周,用他洪钟般的声音打破沉默:“好吧,就算这个小Loki是个好Loki,那也要让他把那两个Loki找出来。收不收那两个Loki回Asgard不关我的事,对我来说最重要的是如何打败那个想要统治全宇宙的邪恶Loki,我要问他们这个。”

 

“Laufeyson?Tom?”Loki冲着Thor们眼前的空地问道,“你们在吗?”

噢他们当然在,他们就在Loki的身后。“你说要不要给哥哥们一个惊喜,Laufeyson?”Tom抢在旁边的人之前说,“真的不用在我面前重复‘他不是我哥哥’的,这句台词我比你熟。”

“你越来越不像‘Tom’了。”Laufeyson说,“小Loki又欠我们一次。”

“是欠你。”Tom说,“来吧胆小鬼。”

 

Tom和Laufeyson凭空出现在他们的哥哥面前。虽然不是特别惊讶,第二宇宙的Thor看到金棕色短发的Loki不免愣了一下。“不抱抱我吗,像小Loki的哥哥一样?”Tom的Thor顺着他的眼光扫了一眼仍护着小Loki的属于这个宇宙的Thor,不太熟练地举起双臂拥抱他的弟弟,而Tom——不,现在是彻头彻尾的Loki——凑到他耳边,用只有他能听见的声音对他说:“别担心,小Loki和他的Thor是真正的兄弟。据我所知,没有哪个Loki和Thor这种关系——只有我和你发展到这一步上。”该死的,四百年没见了Loki的第一句话竟然是这个,Thor打压着即将要窜到脸上来的载着肾上腺素的红细胞,却无法在众目睽睽之下轻举妄动。

Laufeyson出现在他的哥哥身前一米半外。他们两个相顾无言,直到Tom从Thor的拥抱里出来打破沉默:“你们还要多久?要点私人空间吗?”他毫无顾忌地加重了“私人空间”的读音。Laufeyson把这调笑转嫁到他的Thor身上:“我可不敢靠近他,他不知道哪学来的一套,给人上铐子特别利索。”

任何一个成年人都会觉得私人空间里上铐子有点暗示的味道,何况拼写暗示这个词少不了三个字母。在金宫大殿的中央,上有众神之父坐镇,下有四个Thor围立,两个逃犯,两个Loki旁若无人地用言语你来我往,大概只有他们自己不会尴尬。眼看着冈格尼尔之矛和米尼奥尼尔要同时砸下,这两个家伙终于知道见好就收。“想知道如何打败邪恶版的Loki?”Tom说,“乐意效劳。你们知道为什么他最后一站要选在华纳么?”

三个Thor面面相觑。

“噢。”Laufeyson和Tom对视一眼,“看来哑巴魔王在亚尔夫拖了好久。去华纳对这些大家伙们还是个新闻呢。”

“好吧,我们告诉你他要干什么,以及怎么对付——不担保成功,但总比无头苍蝇要好。”Tom说,接着Laufeyson继续道,“但一个条件——放轻松小老虎们,我们没想被无罪释放——你们得让我们和小Loki一起去。”

最年长的Thor环顾着剩下的Thor。最后他阴晴不定的眼睛盯着Laufeyson。“我怎么确保你们不会倒戈?”

“小Loki应该是最被信任的。Tom——和Thor的关系总比我的好。我么,你知道,我的经历是他在狱中的发明创造。”Laufeyson毫不犹豫地答道,“我恨他。成交?”

“希望如此。”老Thor的嗓音从肺底传出来,一字一字地震荡过他金色毛发下寥寥几根花白的胡须,“成交。”

 

“就像你们说的,第零宇宙是现在能找到的最古老的宇宙。哑巴Loki一直坚信在第零宇宙以外有更大的宇宙,他的命运也和我们的一样被前一个人打下基础。他对这个观点执迷不悟。他觉得够大够深够稳定的黑洞就通向外面。但稳定的黑洞很少见——可以说是没有。他从约顿开始找起,一路沿生命树向梢寻找。如果最后在华纳附近还没有找到,那么就是最糟的情况——他要自己造一个稳定的黑洞。所以最后是华纳,魔法最丰富的地方。这个疯子什么都决定试试。”Laufeyson说,“至于他为什么要从每个生命地带走几个生灵我就不知道了,这只有到了第零宇宙我们三个看懂制造黑洞的魔法再说。”

“很好。”老Thor下命令道,“出发。”

“咔擦”。镣扣轻轻搭上的声音。Laufeyson举起自己被镣铐铐住的双手,“为什么我一点都不惊讶?”

“你的特殊待遇。”Thor说。他脸上挂着浅浅的笑容,就像他上次这么铐住Loki一样。他好久都没有这么笑过了。他加重了“特殊”的字音

“相信我,他们绝对没有上过床。”Tom对他的Thor说,却突然不确定起来。

他一定要好好问问Laufeyson有没有和他的有特殊的给人上铐子技巧的哥哥上过床。


评论(27)
热度(22)

© LAEVATEIN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