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riosity 12

12.

“哇哦!”Jane脚沾到地的时候还在颤,“哇哦……这实在是,太刺激了。”Thor刚才直接抱着她撤出战区,一路飞回了新墨西哥。看来他们把隐形昆式战斗机甩在后面了,基地只有驻守的小队,生物组的研究员见怪不怪地看了降落的两人一眼。“我想我需要一杯热咖啡。”Jane往实验楼背后的公寓走去,“高空飞行的冷空气真是糟透了。”她微笑着说。

“为什么研究员也会到战区来?”Thor一边跟着Jane,一边问。

“呃,打扫战场,采集样本之类的。”Jane,“最好的外星生物研究组和外层空间通道研究组在这里,你知道,因为你。”她搓了搓冻着的手,摸出磁卡打开门。“我去!”她使劲跺跺脚,抖掉鞋子上的冰晶。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还是一样乱,到这种地方工作并没有改变我的坏习惯。”Thor站在门口扫了一眼自己的战靴,上面没有冰晶。他以前从没注意过这个。他走进去,Jane正在把餐桌上散乱的草稿收起来。“神盾局让我倍感欣慰的重大原因之一是有靠谱的员工食堂。现在冰箱里只有咖啡什么的了——要喝什么吗?”她忙而不乱地把麦片碟子摞成一叠放在洗手池里。装快餐的纸袋好好地待在垃圾桶里,还没有跑出来。还没有。餐桌上唯一的两个餐具——两只咖啡杯——非常干净,只要她倒了昨天的咖啡。餐桌是房间里最大的桌子,升级成书桌和工作台也无可厚非,是吧?她环视了一眼客厅——收拾停当。

“我可以自己来。”Thor说。他把锤子挂在衣帽架上,走到餐桌边。“‘智慧生命存在的星系及排布规律’?你现在在这个研究?”他拿起最上面的一张文稿,问道。“对啊,你上次给我画的那个草图,那个什么树的,好像可以用方程描述——但是还有一些系数未知。我还为此狂补了天体热核物理的计算——天哪,完全是新的一套单位!不过这是我闲暇的时候的研究啦,毕竟组里其他人也不太看得懂你的图。我上报过了,神盾局里好像不怎么支持也不反对。”

Thor拿着那张纸,在后面完全沦为书架的食品柜上寻找笔,“我可以给你画一个细致一点的图。那个,”他笑着说,“我想我得告诉你,我们那边的观点是,先有生命树的宇宙架构,然后才有相应的地方出现智慧生命,而不是智慧生命的存在之处构成了这样的规律。预言家密弥尔说宇宙中有‘生命树’这样的联系,我们根据他的预言的坐标打造船队去探索,然后才一一发现了其他智慧生命。”

Jane捧着热咖啡从厨房里走出来。“预言?他就这么知道?这……简直是令人嫉妒。”

“密弥尔其实跟你们这儿的科学家一样,他做了很多年研究才有这样的结论。这是他一生最伟大的成就之一。他这预言太准确了,所以才被称作预言家。”Thor说。

“哦,我还以为密弥尔是个会说话的脑袋。”看着Thor困惑的表情,Jane吃吃地笑起来,在咖啡杯里吐着泡泡。

“你怎么知道的?”Thor不解地问,“你怎么知道密弥尔保存了自己的大脑意识?”

 

“这……听起来像是某种疯狂科学家。”Jane惊讶地说。

“密弥尔在弥留之际还是孜孜不倦想知道宇宙的奥秘,他为此用某种魔法保存了自己的大脑意识以便继续思考。不过他现在思考速度已经不是任何人或智能所及的了,所以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Thor说,“他的大脑保存在金宫之下,已经几百年没有人见过他了,你怎么会知道这事?”

“我想说,希望你不会太惊讶,”Jane走到书架边,用手指搜寻着书脊上的书名,“事实上每一个读过北欧神话的地球人都会知道这件事。”

 

“Jarvis!”Tony拍拍手说,“来迎接新朋友。”他转过去朝向Bruce和Loki,“欢迎来到我的地下乐园!”Loki和博士对视了一眼,Bruce 无奈地笑笑。“欢迎仪式摸上去像是某种感受热源的光线。”Loki说。

“你感受的到红外线?惊喜啊。记录这个,Jarvis!”Tony说。“Loki,是吧?来看看还有什么惊喜。”

“你可以从手开始。”Loki建议道。Tony半坐到一张吧台转椅上,转回数台电脑环绕的工作台前。键盘在Tony指尖的触碰下亮起,Loki好奇地观察那些蓝色光点组成的投影——大部分是各种研究所需的模型。Bruce在另一台机器的后面捣鼓着什么。他戴上眼镜,专心地盯着屏幕。“亲爱的Bruce,元素分析仪开启了吗?”Tony在那一头头也不抬地问道。“正在预热。光谱吸收分析仪?”“当然,你真是我的甜心,Bruce。”“你的光谱分析仪都积灰了。”Bruce冷静地说。

“我以为我一辈子都不会用那个。”Tony说,“我可是创造型人才。”

Loki自顾自地在仪器之间转悠。他大概是被暂时无视了,也许这证明他完美地融入了这个环境。在这种氛围下他莫名地觉得这两人有点像Laufeyson和Tom。

“Loki!”Tony叫他。“你可以把手放在这个投影板上。”Bruce说。

Loki走到投影板旁边。“不介意给你们多一个惊喜。”他的右手在左手的指甲上抚过——左手的指甲都变成了油亮亮的黑色。“哇哦,这是瞬间涂上指甲油,还是‘卸去伪装’?”Tony透过投影板上的摄像头看到这过程,“我赌后者。Bruce?”

“后者。”Bruce说。“元素分析仪没有异动。”他摘掉眼镜,揉揉眼睛说:“非金属元素测定结果:黑色部分有所有已知的非金属元素,以及初步判定为非金属元素的未知元素。”

“为什么我一点都不意外?”Tony推了下身前的桌子让转椅倒到另一边的两位身前,“Jarvis,你和光谱仪连上了吗?”

“当然,检测到至少有三种未知的金属元素,Sir。”

“哦?”Tony打量着Loki放在操作台上的手。黑色的指甲油上似乎有若隐若现的金属光泽。Loki一直都悄悄在上战场前涂神奇指甲油吗?他早上起来背着他那个壮得跟堵墙似的的哥哥涂指甲油?哦天哪他会因为这事儿有点娘所以一直瞒着他哥吗?果然是Thor庞大的形象太洗脑了,Tony拉回脱缰的思绪。话说回来,黑色的指甲油很衬他,看上去还有那么一点,那个——不重要。他要问最要紧的:

“Jarvis,有我们新造的元素吗?”

“聪明的猜测,Sir。不过那是同素异形体。”

Tony的胳膊撑在扶手上托着下巴。他边思考边转了个圈儿。

“这种黑色的油膜状物是一种载体吧,我想?”Bruce边微调显微镜边说。

“是的。其他的稀有的元素大多来自太空。宇宙中有充满最剧烈的反应的地方,也有稳定、冷寂得最小的微粒也不愿意移动的地方。”Loki解释道。

“这么说,你们阿嘉——”

“Asgard。”

“好吧,你们阿斯加德的星际航行的技术非常发达咯?”

“可以这么说。现在我们主要依靠彩虹桥。”

“那是某种虫洞吗?”

“可以这么说。九界中的九大国度之所以能维系在一起,就是因为它们之间有着能扭曲时空的能量,只要找到这些节点,就能容易稳定地传送。”

“哇哦,九大国度,我们从你可爱的指甲油上谈到了宇宙空间——为什么听起来这个词听起来这么耳熟?别告诉我还有精灵矮人,或者浑身蓝色的巨人什么的。”Tony坐直了身子,把一条腿屈在椅子上向前倾着,“总觉得我妈在我小时候给我念过很像的故事。《指环王》吗?”

“北欧神话。”Bruce提示道,“我想你说的是北欧神话。”

 

已经快五分钟没有翻页了。Jane望向Thor,后者的目光一直停留在标题是大大的“Loki”的那一页上。

“呃,这上面的故事很离奇吗?”Jane小心翼翼地打断他。

“这完全不是真的。”Thor脸上有一种奇怪的受了诽谤又无处解释的表情,这种表情在Thor脸上真是反差强烈。“他虽然有时候挺出其不意的,但他不是这样的人。他的确很聪明,这倒是真的。”

“那为什么正好这上面写着他是这样的人呢?我是说,既然真的有神,住在某个无比遥远的地方,那么第一个写这个的人是怎么知道这些的呢?”Jane凑过来温习书上对Loki反派式的描写,检阅着Thor愤懑的来源。

“我不知道。不管怎样,这上面关于Loki的都是谬论。”Thor斩钉截铁地说。

 

全息投影上一段段文字包围着三个人。“这是认真的吗?神高尚的节操呢?——Loki,你真的做过这种事吗?”

“我惊异于北欧民族的幽默和奔放。”Loki矜持地说,“我没有。我们的族人上上次来到地球在两千年前,那时候我还是一个小不点呢。”

“也许仙宫人人只说了小不点的名字,于是想象力丰富的人类就开始对这个还是空白的角色进行杜撰啦。”Tony又在蓝光的包围下坐在转椅上转了个圈。Loki点点头。

 

“你知道他们不可能说你的名字。”Tom说,“那会儿比我们两个见到你还要早。大部分战士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我知道。这是怎么回事?”Loki看向Tom,他摇摇头,他又看向Laufeyson。

“Laufeyson?”Loki向Laufeyson的方向紧走两步,“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Laufeyson仿佛从睡意中惊醒过来,他眼睛眯着看向别处。“不,”他说,“我不知道。”

“跟我们两个待久了你随机撒谎的能力下降了啊。”Tom绕到Laufeyson身后,“太明显了,快招了吧。”

“我不知道。”Laufeyson说,“我刚才只是有点困。”

“听上去你好像需要睡眠似的。”Tom说,“对了,我差点忘了,我在William那里也看到过北欧神话,可是我不仅没有在之前到过中庭,而且一直在中庭隐姓埋名地生活,怎么还会有对我的记载?你难道没有注意到吗?”

“我跟你说了,那时候我就说了,我不知道。”

“你那时候巧妙而完美地略过了这个问题。这一次我要穷追不舍,Laufeyson。”

“等下,Tom,你从来没跟我说你也看到过这玩意儿!”Loki好不容易插进这语速极快的对话。

“我在适合的时候会跟你说的,比如现在就是个适合的时候。”Tom看上去丝毫没有疲于应付,“Laufeyson,你真的不打算说吗?”

Laufeyson突然站直了大跨两步,警觉地听着动静,“Tom,我可以一会儿和你谈这个问题——Loki,你还在外面的世界里,快回去!”

 

Loki为强烈的白光眨眨眼睛。很好,在刚才出神的一小会儿里,新墨西哥的神盾局总部打来了电话,Tony和Bruce没有察觉他的出神。

“亲爱的Coulson探员,这么会儿不见就又想我了?”Tony熟门熟路地用调情的语调为难这个多次打断他兴头的尽职尽责的特工。

“我承认您很有个人魅力,Stark先生,”另一边传来Coulson不知如何炼成的冷静语调,“但是我并不来找您。Loki先生在您身边吧,我想?”

Tony的尴尬永远只有半秒。“Loki?”他朝Bruce身边的神挑挑眉。

“Loki先生,Thor先生被彩虹桥送回去了。”



-----

履行诺言来了。。元旦快乐!

啊1:09了,滚去碎了~

评论(17)
热度(18)

© LAEVATEIN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