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riosity 09

9.

“很抱歉,女士们先生们,你们的时间已经到了,现在我会派人礼貌地请你们离开。”名叫Coulson的探员镇定地站在几位神面前。

“这本就是Thor的东西,如果他拿不起,除了伟大的众神之父奥丁在上,也没有人能拿起了。”Sif说的同时 Volstagg已经擎起了板斧,Fandral的佩剑也出了半鞘。“这还不是你们人类能力所及的范围,请把它交给我们。”女士语气坚定地说着,拔出自己小臂宽的那把半剑挡在Volstagg和Fandral的胸前。

“我们曾有过约定,Sif女士……”Coulson脸色一变,“等一下,那是?”

“Sif,你的剑!”胡子被燎焦一缕的Volstagg大叫起来。

Sif的剑忽然变成了刚出煅炉般的赤红色。

站在后面的Thor腾地向前凑了两步。Hugon拧起眉头。

“‘百火不侵,无坚不摧。’”Sif喃喃地念着剑上红透的如尼文,“唯有毁灭者的火焰有让它红成这样的能力。战争爆发了,Loki有危险。”

“你们快回去!”Thor不假思索地说,“快!这儿我自己解决!快回去!”

三勇士和女武神互相点头,同时向Thor深切地注目片刻。他们凝重地走到外面的空地上,冲着天空高呼:

“海姆达尔——!”

倏忽——只有荒地沙子的纷飞。什么也没发生。

 

Loki猛地抬头——火焰已窜到额前几厘米——下意识地单膝着地蹲身右手挥剑护顶——一气呵成。火焰吞没了那把剑,以及刚刚无声无息地出现在Loki身后的约顿人。Loki撑着烧红的剑,背靠远古冬棺,站起身来。冰冷刺骨的凉气包围了Loki,袭上那把滚烫的利剑。Loki尽力稳稳当当地转身,一下子就认出了寒气的来源——

King Laufey。

他由原先跪立的动作缓缓站起身来,那双赤红的眼睛是来自天顶的逼视。神啊——这个巨人王比毁灭者还要高两头。他不得不微微低头,因为武器库不是个配有穹顶的宫殿。

毁灭者平生第一次抬头瞄准敌人。他的脸——那些炽热的格子——恼怒地发红。

“哦,别这样,小可爱。”Laufey不疾不徐地走近冬棺。他管毁灭者叫“小可爱”。毁灭者的怒火要溢出来了。“不然……”Laufey把手搭在冬棺上。突然,毁灭者的头颅和胸腔喷出火焰——Laufey双手持住冬棺——霎时雪原奔腾的烈风驰骋而来在对面人的身上践踏而去——连同火焰,金属的守护者死死地冻在原地,身上还有向后的冰棱。

Loki目睹毁灭者的惨败,仍高举着剑,贴着冬棺。奥丁的冈格尼尔之矛是从来不带入武器库的。它在武器库的外面。

“无耳不及的海姆达尔啊,若听到我的话,请让我的兄弟、我的伙伴回来,他们的家园就要遭到危难……”Loki轻声说。

“怎么了,小公主?想念你的姐姐了?”Laufey红色的眼睛眯起来,“放心吧,没人会来救你,没人能来救你,我触到冬棺的每一分秒,我的大军就从我的冰冻星球上源源不断地呼啸而来。你的看门人现在恐怕已经被冻住了吧?”

 

“海姆达尔——”Volstagg不死心地又高喊一声。

毫无反应。

旁边的Thor捏紧了拳头。

 

海姆达尔听到了。

他听到勇士们的呼唤,听到他年轻的新王的低吟。他眼角几乎瞪豁,琥珀色的虹膜随切齿的愤怒胀得猩红。他虽困在冰里,但怒火就要烧穿坚冰了。

约顿人正一个个由他身边走去,冲向岌岌可危的阿萨王城。

 

“海姆达尔——”Volstagg的第三声较第二声已经弱了许多。

“不好!Loki与约顿人开始正面交战了!”Sif惊道。她的剑已经布满了霜花。

“什么?”当Thor跑到近旁时霜花已冻成坚冰,Sif冻得一脱手,剑哐当一声掉在砂石地上,冰壳纹丝不动。

“不!”Thor擎起剑柄砸在地下,继而冲地砸下自己的拳头。“不。”他大步流星地迈向那个被神锤砸出的、被神盾局包围的大坑,那些探员要么完全忘了上前要么被他一掌推开。“不。”他说,对着那把锤子,“我的Loki,我的国度危在旦夕,你还要跟我玩儿这个?”他双手使劲拔那锤柄,锤子还像平日一样纹丝不动。“好!”他吼道,“好,我不需要你。我是Thor。我没有力量也好,不能招来雷霆也好,我是Thor,我是Loki的兄弟。我一个人回去,哪怕毫无用处,我也可以为Loki挡下一招!你!你就腐烂在这里,叫中庭人满足他们的好奇心吧!”

他大步跨出神盾局的封锁线,对着天空大喊:“海姆达尔!我知道你现在身受重围,兄弟!但是请为我们打开彩虹桥,如果你还忠于我!我的怒气和你一样足以融化约顿海姆,让我们回来,杀死那些该死的约顿人!”

 

Loki的剑被Laufey轻而易举地冻住了。他僵持着,突然猛地松开手,夺向Laufey手中的远古冬棺——在触到那蓝色晶体的瞬间,Loki褪去了苍白的肤色,他黑绿相间的金边战袍撕裂,冰铸成的盔甲剑拔弩张地生长出来。

这才是他的真面目:和毁灭者一样高的、受过训练的、快成年的冰霜巨人。

Laufey愕然地后退了一步。

冬棺的晃眼的蓝光黯淡了一个层次。传送中止了。

海姆达尔挣开冰冻的束缚,冲到瞭望台,插下彩虹桥之剑。

 

Thor花了两秒钟平复自己凡人的身体通过彩虹桥的眩晕感。“海姆达尔!”他在体力不支倒下的看门人身边蹲下。“辛苦你了,我的朋友。”他说,随即站起来就要向金宫走去。“……殿下!”倒下的人看着Thor身上奇怪的中庭服饰出声道,“您的锤子……?”

“那不重要。”Thor头也不回地说。

Fandral和Hugon默契地搭起海姆达尔的手臂,剩下两人紧跟着Thor,替他铲除沿路的冰霜巨人。Thor头也不回地向着金宫走去。

Loki。

 

Laufey很快反应过来,向Loki手中的冬棺扑过去。Loki冰霜巨人态的力气不小,Laufey僵持片刻就不惜爆发更强的蛮力夺取冬棺。Loki的一只手被迫松开了;他趁时抓起地上的一把泛蓝色的雪团向Laufey扔去。Laufey没有看清那是什么就下意识地躲开,雪团溅到地上的时候就已经开始熊熊燃烧。Loki后腿蹬地用全身的力量扑向Laufey,后者重重地撞上那座放冬棺的台子,坚实的原石岗岩就这样断成两截。两个人靠腿扭打在一起,双手都不放远古冬棺;Loki反用身高的劣势把脑袋狠狠向上顶去,Laufey的下颚骨立刻与Loki的肋骨一样裂得咔咔作响。当牙齿即将派上用场的时候——

“Loki!”Thor喊道。

“Loki!”他看到了两个扭打在一起的冰霜巨人。他认出了Laufey。

“你把我的Loki弄到哪里去了?”

Loki愣了一下看向Thor。

Laufey立刻就明白了:“哈,大公主,你不知道你的弟弟其实是冰霜巨人吗?其实我也挺惊喜的。”他微笑道,在Thor愕然Loki走神的同时夺回冬棺。

“Thor……”Loki轻轻叫了一声,竟然一时忘记了原来紧握在手里的冬棺。

是Loki。从他的声音可以听出来。从脸的轮廓和他的眼神可以看出来。是Loki。是一个冰霜巨人。Thor消化着这个情况。

“你还没能拿回你的锤子吧?我告诉你:你的冰霜巨人弟弟比你强多了。”Laufey站起来,“但是,小公主远远不是我的对手。冬棺在我的手里,才能发挥出它真正的能力。”

“你是第一个。”他把蓝色的晶体对着Loki,“被别人知道是冰霜巨人不好受吧?我可不愿意小公主永远活在绝望里。被冬棺——你的族源所收容,这才是死得其所。”他戏谑而恶毒地说。蓝光盈盈地跳跃着——

“不!”Thor挡在半坐的Loki身前。“除非打倒我。是我带头冲进你的疆域,是我向你挑衅,你应该杀的是我,你想要杀死的是我!”

 

只轻轻一抬手指,Laufey把Thor击飞到墙上。Thor的嘴唇和脸上已经泛起了冻伤的紫色瘢痕。他昏了过去,Loki扑过去用冰冷的手掌感受他的脉搏。像一个中庭人一样微弱;但像一个阿萨人清晰。

“无耳不及的海姆达尔,若你听到我的话,请开启通向中庭的彩虹桥。”Loki喃喃道。

“你还有什么救兵可请吗,绝望的小公主?”Laufey轻蔑地笑道。

“有。”Loki突然镇定下来,“当然有。他就是——”

 

米尼奥尼尔撼动起来。

它摇撼着中庭的沙石。

它穿梭于彩虹桥中。

它掠过阿萨的瀑海,顶翻几个约顿人,砸穿数面壁墙,带着疾风,携着雷电,来到Thor的手里。

它带给他甲胄与披风,它带给他力量和新生。

“——Thor。”Loki说。

 

那变成了雷与冰的决战。在小小的一室中,风云变幻,气撼山河。环境并不对Laufey有利,虽然Thor暂且处于劣势,但难舍难分。

直到Loki悄悄地拿到了冈格尼尔之矛。

“Thor!”他喊道,随之万钧雷电又一次砸在冰棺之上;Thor松手让锤子死死压住冬棺,虽然席地而来的寒意让他几乎倒下;Laufey仍然双手扶棺,不懈地施展刺骨的攻击——Loki举起长矛向Laufey低下的头颅射出灼目的白色光束——

“轰——”

寒冷归于死寂。

 

Loki扔下长枪。

Thor放下神锤。

Loki褪去了冰铸的盔甲。他缩着身子,抬起右手挡住红色的眼睛,没能挡住胳膊上和额头上的纹路。还有腿上的,胸前的……

Thor扯下红色的披风,走近自己的弟弟。他用披风裹住他。

“我很冷。”Loki说,推阻Thor靠近的胸口。

“我知道。”Thor说。

“我是说,你会冻伤的。”

“没事。”

他半跪在地上抱着坐着的他,抚摸他的肩膀和脊背。蓝色的皮肤摸起来凉凉的,比Loki平时要冷一些,但与刚刚冬棺带来的雪暴相比,这种温度凉爽而不冷冽。他摸到那些凹凸的纹路时,Loki会不自觉地瑟缩一下。

“我是个冰霜巨人。”半晌,Loki打破沉默。

“我知道了。我还知道你一直是我的弟弟。”

Loki抬起头用红色的眼睛看着他。他的眼睛由浑浊转清澈,他和Thor相依的脸颊处开始变成正常的颜色。他的头发上还挂着白霜,带金色肩甲和胸甲的战袍已经毁了,他换了套绿色暗得近乎黑色的普通衣服。他扶着Thor的手臂,吃力地站起来。

“冰霜巨人死了,会这样灰飞烟灭、无影无踪啊……”他轻声道,望着空无一物、只留下灰烬和冬棺的地方。未燃尽的约顿磷继续幽幽地燃烧,发出蓝光。而冬棺似乎感受到原主人的死亡,光芒黯淡下去,几乎不及磷的亮光了。

Thor从后面抱住他,胡渣刮过Loki的脸,继而是耳垂。Loki条件反射似的微微躲着。

“不会的,你不会。”他说,“我保证。”

“我们会一起去瓦尔哈拉。”Thor握着他的双手说。

 

“你和Thor说过你是霜巨人吗?”Tom问。哦,他们当然能看到发生了什么,他们“在”小Loki的脑子里啊。

“我大概提过吧。Frigga,或者老家伙,总有一个会说的。”

“你有正面说过吗?我想要‘有’或‘没有’。”Tom穷追不舍。

“……没有。”

“你觉得Thor对你冰霜巨人的身份有什么看法吗?”

“我怎么知道,他本来就很矛盾。我送过去了毁灭者,他先说‘要杀就杀我一个’,锤子一回来就气势汹汹来找我了;我跳桥的时候据说他哭得很伤心,我一在地球出现他又一脸火地来找我。”

“不要逃避话题。他做的这些事情里你的挑衅责任也不少。请正面回答我的问题。”

Tom语气严肃,留给Laufeyson难耐的沉默的空白。

“大概没有吧,反正对我本身的怒气也够重了。”Laufeyson翻了个身,“那时我以为又杀亲爸又屠族的表决心的意思够明显了。我都没说我是冰霜巨人就先划清界限了。我以为我没有Thor受宠的原因是我是个冰霜巨人。天真得可爱。”

“原因是你是个冰霜巨人还有严重的恋家症,一开始就没法好好融进阿萨人里。还有Odin的原因。还有Thor和你完全迥异的天赋,还有你的口才啦,小聪明啦,闹剧啦,别人的闲言碎语啦,等等等等。你有没有想过做一个关于这个的分析总结?”

“……不想。完全不。为什么要做这个?”

“好奇啊。”Tom干脆利落地回答,“好玩啊。跟你做试验的目的一样。我可是演你的演员,我不应该了解你么?”

“你了解我什么?”Laufeyson懒懒地说。

“你是个破碎的受挫的疯子。”

“哦,那你也差不离。你也是Loki。”Laufeyson回嘴道,“你为什么不好好当个安静的小演员呢?”

“‘拜托,地球上发生了什么让你变得如此软弱’,”Tom说,“这话是谁说的?我能像我自己一样了你又不高兴,你想怎样啊疯子?”

Laufeyson转过身去,从鼻子里发出哼的声音。

 

当Thor与Loki从地下的武器库走上地面时,三勇士和女武神已经带着他们的队伍消灭残敌、打扫战场了。外面的作战是如此的迅速,以至于入侵的约顿人几乎没有能进入居民区——这样高昂的士气来源无疑是那掠过阿萨上空驰骋归来的神锤。四人都拥抱了归来的Thor,也拥抱了站在他身旁的Loki。

“我不过是接受了父亲的惩罚,得到了神锤的认可;Loki才是杀死Laufey、粉碎约顿进攻的人。他理应受到赞誉。”Thor微笑着,把Loki推到身前来。Loki却不肯向前跨一步。“赞誉不会给一个冰霜巨人。人们总会意识到的。”Loki对Thor耳语。Thor面色一僵,冲众人做了个抱歉的手势,拉着Loki走向金宫之上Odin的眠床。

 

“妈妈!”Thor推门喊道,Frigga快步走上前来拥住兄弟两个。“Thor!我就知道你不会辜负我们的希望——Loki!你也是好样的!”她细细地观察两人身上的伤痕,不安地握着Loki冰冷的手腕。

“妈妈,你知道Loki是冰霜巨人的事吧?您为什么瞒着我们?”

他的声音如往常一般洪亮,这回听上去去有如惊雷。Odin几近透明的独眼突然睁开了,黑色的瞳仁骤然缩小。

Frigga愣住了。她抬头看看Loki,小儿子看上去很疲累,却没有什么激动的神色,反而是大儿子一上来就急急地发问。

“是我,”众神之父咳嗽了两声,“是我把Loki带回来。在与约顿人一战中我看到了他,他很孱弱,似乎是被丢弃的,我就把他抱回来了。我怕他受到歧视,就把他变成阿萨人的孩子,当做你的兄弟,与你作伴。”Odin审视着Loki凌乱的短发,却是再跟Thor说话。

Thor似乎安心了些,又问道:“那我们还要保守这个秘密吗?”

Odin的独眼从Loki头顶上方望出去,似乎已经神游到约顿海姆去了。“下个月就是Loki的成年礼了。”他说,避而不答Thor的问题。



TBC

嗯,米尼奥尼尔是个抖m【。

趁三天假期再一更,发现自己码文速度越来越慢了嘤嘤嘤


评论(11)
热度(18)

© LAEVATEIN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