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riosity 08

本章有ThorxJane的戏份,不多,介意者勿入。

说在前面:锤不渣,不渣,Jane不是三儿不是三儿,他俩都挺好都挺好,反正我挺喜欢

Jane在我这文里的身份大概就是让Thor意识到自我的地球女人(跟电影里差不多用处吧。。

不掐,不掐,不掐XD

然而像我这种小透明根本不会有人跟我掐的【。

一直在担心有没有把锤哥写崩【。

另,这是开学前最后一更,开学后估计时间不定_(:з」∠)_


8.

Thor无疑拥有很好的名声和人缘,他的地位和他自己的豪放性格都促成了这一点。他有很多崇拜者,有羡慕他力量的小伙子,也有爱慕他体魄的姑娘们,甚至听说在中庭,没见过他面的人都想象着他英武的模样。当然他有更好的朋友和战士们,这些人才是了解他、知道他喜好、爱戴他陪伴他的人。他对待朋友们和战士们都是一样的公正直率,虽然有时他粗心大意,但是他知道每一次出行,无论是狩猎还是探险,都要叫上所有的伙伴,每一次胜利归来,都要在庆功宴上大声喊出每一个跟着他冲向前的伙伴的名字。在阿萨人的情感观念看来,这实在是一个令人喜爱的颇有领袖风范的王子。

这些事情,是作为Asgard的大王子无师自通的。Thor很喜欢做这些事情,也很享受这些带来的赞誉。唯一的小遗憾就是随着年龄的增长他与Loki独处的时间变少了;幸好Loki虽然当初身体瘦弱了些但一直坚持和Thor一起训练,现在无论什么事儿他仍保持在Thor右手后半米的位置。Thor非常庆幸这一点,这样他就可以随时回头看看Loki,和他说话,也可以在拔得头筹的时候第一时间看到Loki满眼的微笑。

天啊,他和Loki的默契简直天衣无缝。他自己都会这样赞叹。当外出冒险的时候,Thor打头阵,Loki就是他的背后防线,一个是力撼千钧,一个是迅捷有素。Thor砸碎过多少邪物的头颅,Loki就劈开过多少暗中偷袭者的身体。说实话,Loki的长剑使得很厉害,短刃也很棒,他甚至可以借Volstagg的神斧杀一阵子,虽然坚持不了多久。Thor长大了渐渐知道Loki要做到这样是下了苦功夫的,但是他还没有找到与自己灵魂相配的武器。Sif已经有了那把著名的带着如尼符文的双头剑,Volstagg也有了那把四刃双面的斧头,但是没关系,Hugon和Fandral和Loki一样没有到成年礼呢,武器的事还不急。Thor已经拥有那把锤子——米尼奥尼尔好多年了,父亲答应他会在他的加冕礼上正式把这把锤子封给他。所以他觉得Loki也要有这样一把让他骄傲的武器。虽然他转眼就忘了这事,但是每每看到Loki与他背对背的厮杀,这个想法总是会涌上心头。

啊,他当然不会忘了,Loki还有更厉害的事——那是在铁森林,也就是与约顿海姆和尼福尔海姆相近的行星群——那里只有一颗微弱的却苟延残喘的恒星,带来了附近行星这样的环境,也带来行星群间不规则的引力、转速以及风暴。他们在那儿偷袭,不,是提醒一下铁森林土著Asgard人的统治力,但是他们并没有胆子一直打到约顿人的边界去。铁森林的原住民也仗着身后就是约顿海姆肆无忌惮,于是战况就变成了Thor和伙伴们节节败退,而冲在最前面的Thor和Loki更是深陷重围。最后两人都筋疲力尽身上挂彩,除了米尼奥尼尔所有武器都已卷刃,而铁森林人似乎无穷无尽地从黑暗里冒出来。尽管恒星的光芒微弱得像月色,但荆棘般的树枝的颤动清晰可见。Thor握住Loki的手,另一手握着锤子。他的手有点儿使不上劲了,只有一点儿,但他紧紧抓着Loki。Loki微微皱着眉头看他,微光下他的脸色有点泛白。

Loki朝他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

雾升起来了。

 

铁森林从来没有过雾。这儿没有那么多的水。

这种皎洁的湿漉漉的东西好像缠住了那些原住民的手。他们好奇地抬起自己的手指放在面前张望,直到雾越来越浓,面前的手指都看不清了。

Loki紧紧捏着Thor的手。两个人都在出汗。

他们一动也不动。

雾越升越高,要没过幼树的树尖了。

Loki无声地凑近Thor的耳朵。

“跑!”他说,把一把石子向他们相反的方向扔去。

Thor条件反射地把米尼奥尼尔投出去,清脆地撞倒了反方向的几棵树。

两个人拉着手狂奔。

Loki屏着气,追着那一点点的微光。

 

最后他们从雾里逃出来了。其他的伙伴就在前面不远,精疲力竭的他们没有再追。他们靠着树坐下来。两个人都压低声音笑了一阵。“好厉害。”Thor说。他不用问就知道这一定是Loki做的。他觉得奇怪,但他就是知道。

“妈妈教我的。”Loki说。他看上去有点儿破解谜题或者找到宝藏的开心。

“这是什么?”Thor问。

“这是魔法,一个小把戏。”Loki说。他停了一会儿,“你也许不会为靠小把戏逃出生天这个名声感到开心?”他站起来,拉了Thor一把,“来吧,我们去找Fandral他们,到时候可要统一口径啊。”

 

当然,后来Thor把Loki会魔法说了出来,在酒桌上。但是Loki并没有答应伙伴们要求的表演。

“这只是个最后的小伎俩,战士的荣誉高于一切,但妈妈们总是最担心孩子的安危,不是吗?我学这个并没有指望它派上用场啊。”Loki说。

他会把话题引到众人都关注的比试上面,听他们讲错过的精彩的擂台赛,或和勇士们一起讲今天的冒险。仙宫里谁不知道曾经孱弱的小王子Loki和三勇士一样骁勇善战呢?会不会魔法,并没有什么差别。

“等到我真的会用魔法打一场漂亮的战斗的时候,再给你们表演吧。”Loki最后拗不过起哄的朋友们,这样说道。

 

而现在——现在Sif正在擦拭她的佩剑,Loki递给她还有Hugon战靴上佩的短刀,Fandral检查着他护腕上收在鞘里的匕首,Volstagg一如既往地往胡子里哦不嘴里塞着葡萄。战士们身着精简的护甲,而他的弟弟Loki罕见地披上了金色的披风。

对,今天是Thor的加冕礼。

“你的头盔呢?”Loki陪Thor走到金纱帷帐后Thor问道。

“一定要带头盔的人是你,又不是我。”Loki说,“你不是说那像个母牛嘛,Thor?”

“我开玩笑的。”Thor把右手放在Loki的肩膀上。

“哦,我说你的头盔像鸡翅可不是玩笑,我敢打赌Volstagg就是这么想的。”

“够了,你。”Thor笑起来。Loki私底下是个很有趣的人,他知道。

“好啦。”Loki亦用右手拍了拍Thor的肩膀,转而环住了他的脖颈,在他脸颊和嘴角处轻轻啄了一下。Thor愣住了。

“今天是你的加冕礼和成年礼,今天之后这个动作就不是表示兄弟间的亲昵啦。珍惜这个吧。”Loki说。

Thor照Loki说的,记住它,珍惜它,他觉得这一幕很温馨美好。

 

这是这一天里最美好的一幕。

因为接下来的事情糟糕透顶了。

当众神之父将要宣布Thor的王的身份时,武器库传来可怕的巨响。

 

“你是冰霜巨人。就是吓小孩子用的故事里的那种冰霜巨人。但是是不是像故事里的那样粗鄙、邪恶、野蛮、骇人呢?是,也不是。故事大多是谎言,但谎言一但成为故事,就没有人会因为它的真实与否而进行指责,在这个过程中,故事就会变成真实。谎言是没有对与错的,很多事情都没有对与错。但有些事情你可以清楚地知道,你可以靠自己去感知——比如变成巨人态时的体温,肤色,纹路,能力——这些,都是被你自己所认识的,都是你自己确定的真实。这才是冰霜巨人,而其他的概念,都是故事而已。我曾在谎言、故事、真实里绕了很久,后来发现没有什么可绕的。除了不断地求生,只有自己发现的过程,只有满足好奇心的过程,才是最后时间和生命赋予我去体会的。……你明白吗?”Laufeyson说。

那时候六七岁的Loki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武器库一片狼藉。像是从远古冬棺里泄出来似的,到处是冰渣和霜巨人的尸体。

毁灭者完成了任务。但Thor依然满腔怒火。

他掀了张十八米长硬质足金打的宴会用的长桌子。果肴和他的不甘一样撒了一地。

 

“但你仍然活在你的世界里,如果你想要保有现在的位置,和Thor一样出色,你就得自己去挣。王子身份是Thor的礼物,不是你的。Odin是个吝啬的人。不要向他要礼物,去找自己的宝藏。”Laufeyson说。

“‘你生来的权利是死亡。’Odin的话很伤人,但很有道理。我的第一要义变成了生存,这样我才得以存活。记住,无论你想要什么,生存是第一位。然后,你的天性是第二位。你和Thor平起平坐的愿望,最高只能排在第三位。我不能指挥你怎么做,但是不要急,慢慢来,别抱太大的希望。”Laufeyson说。

Loki很仔细地听。

 

Loki恰如其分地出现在Thor身旁。暴怒的Thor只有他能去安慰。

然而,这时的共鸣只能让Thor更加抑制不住儿时就埋在心底的愿望。

——打进约顿海姆!

 

败阵,负伤,夺锤,失力,落凡。

即将登上王位的大王子从山巅跌到谷底。

在他最无助最迷茫的时候,出现了一位善良、明智的女人。

他见过美丽婀娜的舞者,端庄娴静的夫人,还有不让须眉的女武士,但是Asgard没有这种女性,孜孜不倦地为事业献身,理智而虔诚地追寻知识,果断强硬中也有女性的柔软。

也许Jane就是这么特别,也是只是因为这是Thor跌下来时抓着的最后一根稻草。

这有什么关系?Thor从来都不会考虑这种问题。

他爱上了,迅速得不可思议。

 

Odin虚弱地躺在床上,在陷入沉睡之前还不懈地与他的妻子低语。

Frigga静静地看着Odin终于闭上眼睛,深呼吸,叫来了卫兵。

“Loki,我的孩子,”她说,“你的哥哥在中庭历练,在你父亲沉睡的这段时间,你就是Asgard的王。”

Loki小小的迟疑在母亲的坚定目光下消散。

 

当三勇士与女武神准备出发恳求众神之父解除对Thor的放逐时,Loki派去叫他们赶来金宫的卫兵已经先到了。

“那是父亲对他的惩罚,我手握金枪也无法解除。”Loki走下高阶,卸去头盔,轻声说道,“但我听临那咒语,似乎只要Thor明白他的错误,得到神锤的肯定,就可以恢复神力。海姆达尔说近日约顿海姆有异动,或许会有战争爆发,请你们尽快带他回来。”

Loki把右拳贴在左胸口前,微微颔首,“拜托了,我的朋友们。”

“唰!”三勇士与女武神齐刷刷地单膝掷地,拳握胸前。这是最高的致意礼。

“你是我们的伙伴,但现在你是我们的王。”Volstagg全无平日的嬉闹。

“我们的精兵任您调度。”Hugon言简意赅。

“请务必守住Asgard安全,我们一定会回来。”Fandral说。

女武神站起来,把自己的双头利剑分成两把,把其中一柄交给Loki。“万一爆发战事,请握着它,把它在烈火上炙烤。我的这柄也会随之灼热。”

他们互相点头致意。Loki目送他们离开。

 

“你可把Odin辛辛苦苦埋下的包袱都抖光了。”Tom评论道。

“这是我的行为观察试验。”Loki说,“正是学自我的好老师Laufeyson先生。”

“这可不是我发明的。典型的海伊德式类人生物实验。”Laufeyson说,“我赌虽然你告知了所有的先决条件也不能让他快点回来。”

“是你当时做的操之过急了,把滚水倒在他头上他不跳起来才怪呢。”Loki学Laufeyson语重心长的语调,“不要急,慢慢来。”

“‘温水煮青蛙’。这是中庭人的一个谬论,青蛙还是会跳出来的。角豚也会。甚至被亚尔夫精灵一直用温水浴抚养的澜鼠也会。我赌Thor并不会让我们等很久。”Tom说。

“可怜的澜鼠。可怜的Thor。”Loki装作悲切地叹道。

“可怜的小Loki。”Tom说,“你能一直装下去吗?”

“我可是你们的小白鼠,你们独一无二的角豚,我这是在试验里按自由意志行动啊,怎么会是装的呢?”Loki眨眨眼睛。

 

战争爆发了。

这是一场秘而不宣的战争。

Odin沉睡了,Thor放逐了,三勇士与女武神去中庭了。武器库是悬于金宫正下凿空的山体中央,只有唯一的通入路径,重兵把守。但约顿人能无声无息地出现在那儿,在快要得手之际被无声无息地干掉。

约顿人和Loki都知道这是约顿最好的机会。只要能侥幸突破毁灭者的防线,摸到远古冬棺,Asgard就是腹背受敌。虽然目前为止约顿人已经死伤无数而阿萨人无一损失,但这意味着阿萨的人们必须日夜警醒,精疲力竭,恐慌在阖眼的瞬间那敢死队一样为冬棺所摄魂的约顿人冻住毁灭者的熊熊火焰。

他们甚至不知道那些蓝皮肤的怪物是从哪里冒出来的,连海姆达尔也不知道。完全被动,无法反击。

 

Loki手执Sif的剑缓步踏入武器库。这是这些天来例行的检查,他向坚守的卫兵点头致意。

一丝不易察觉的凉意袭过他耳后。

毁灭者头颅最低一格保持着金黄的光芒,这是备战状态。

Loki抑制不住把手抬起来,向前接近——凉意从那里传来,也从四面八方传来。

身体里的一部分正在跃跃呼应着。

他的指尖被冰凉的空气冻得发白,白得发蓝。

他的眼睛充血。或许是因为彻夜不眠,或许是因为……

 

毁灭者头颅上的光芒也渐渐变得燥红。它的任务是干掉闯入武器库的所有外来入侵者。

尤其是冰霜巨人。

它把火焰对准Loki。

 

第一次Thor和Jane两个人毫无准备就单枪匹马闯进神盾局包围起来的区域。Thor没了神力,但神的身躯还在,他毫不费力地打倒了数十个守卫,但米尼奥尼尔并不对这种成绩有什么嘉奖。

Thor很失落。这把拔不起来的锤子,连他也不认了。

伙伴们的到来,给了Thor第二次希望。三勇士一路打进神盾局,女武神理智地阐明了来意。特工们虽然将信将疑,但力量是最好的震慑。他们有几天时间,虽然全程都要有神盾的监控。

这一次Thor满怀信心。他向米尼奥尼尔宣誓,就像得到它的那天一样,就像将要正是封得它的那天那样。他自信有那个能力得到强大的力量,他本就这样强大。他回忆着和米尼奥尼尔共同征战的岁月,他激昂地讲述着,像对一个失散多年的老友。这样的神兵是有灵性的,他坚信。他攀上神锤的手柄时肌肉像第一天得到它那样兴奋地颤动。

米尼奥尼尔纹丝不动。它像个沉睡的智者,或像是在表达无声的轻蔑。

这无疑提醒了Thor一点:那些过去他拥有的,现在他都不拥有。

下雨了。

瓢泼,倾盆,天昏,地暗。

Thor现在并没有招来雷电骤雨的能力。但这场雨,下得很应景。

泥土和雨水砸在一起,泞成一片软弱而卑微的污秽。

 

Thor不得不披着毯子,擦干头发。

Fandral拍拍他的肩。伙伴们沉默着,也许是在慢慢消化,抑或说接受,他的新形象。

Thor对“接受”这个词有种深深的无力感。

 

Jane来到他身边。

上一次他无法与欢乐女神同在是他正在大发雷霆,是Loki在陪伴他。

这一次,这样落魄这样沮丧时,是Jane。

欢乐女神也在惩罚我吗?上次我把她们吓跑了?Thor自嘲地想。

Jane坐得近了些。

Sif自然地、悄无声息地退了出去。

三勇士亦是。

 

“我有点惊讶,看到真的神。”Jane说。Thor回应的笑容有点勉强。

“你一出生就有那样的力量吗?”Jane问。

“嗯。我是众神之父Odin的大儿子。”Thor说。

“就……没有任何试炼之类,就一开始就有了?”

“嗯。”

Jane沉默了一会儿,抬头看无尽的星空。这个新墨西哥州的小镇郊外几乎没有灯,星星显得很明亮。

“Thor,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真的拿不起锤子了,怎么办?”

“我并没有劝你放弃的意思,我只是——你知道,地球人总是要去想最绝望的情况——万一,你真的做不到了,怎么办?你是和你的伙伴们一起回去呢,还是留下来?”

“如果你回去了,你要怎么面对以前呢?头几天我认识你的时候你特别爱笑,就像个强壮的邻家大男孩一样,我猜你什么都没想过。可是现在你的朋友们让你面对这个——你为什么要拿起那锤子?你为什么要回去?”

因为Loki。Thor差点脱口而出。Loki正在一个人面对即将到来的战争。我必须回去帮他。

可是,一个没有了神力,形同废人的我,又有什么用呢?

“如果你不回去……我有点儿私心。像你这样的人在这儿不愁活不下去……而我刚刚被那个什么鸟局夺走了我的毕生财富,一张手稿都没留下。不说我了……只是你留在这儿大概挺可惜的,没有很大的用武之地吧……”

Thor打断了她的话,吻上去。他吻很投入,像是要把烦心事儿都忘掉似的。

Jane一开始很惊讶也很享受这个吻,但她的呼吸渐渐急促起来。她不得不推阻Thor的胸膛。

Thor听话地放开她,趁着她大口喘气的当儿老老实实地回答说:“我一点儿也没想过。”

“我以为能教我九界星系排列的神,不需要我提醒他这个。”Jane的气还没理顺,她粗声应道。



TBC

最后艾特姑娘们 @_ECHO_  @Cynthia菟子  @fintown 

评论(5)
热度(15)

© LAEVATEIN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