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riosity 07

7.

“Loki——”

Loki从书里抬起头来。好像有人叫他。是Thor吗?Thor应该在“尼福尔之丘”和Fandral还有Volstagg一起玩。那是在藏书阁后的小丘,丘的一面是石崩形成的断壁,Odin的祖父令巧匠以崩石为基,借断壁成势,建了这座金碧辉煌不亚于闪电宫,宁静庄严犹过于英灵殿的宫殿,送给他的华纳人妻子。这里后来成为收藏九界各地著作的藏书阁。那山丘本没有名字,是Loki给Thor讲了雾之国尼福尔海姆的景象之后Thor给起的。Loki从藏书阁里的书中读到雾之国丘陵遍布,大雾漫天,浓雾让人分不出哪处是丘陵,哪处是平地。而“尼福尔之丘”在清晨时会布满晨雾,一直漫到藏书阁二层的窗户。一直到太阳越过金宫,照到这片长满蒲苇和细叶芒的小丘上,雾才会散去,而这城堡的窗户上则像下过雨似的留下淅淅沥沥的水滴。Loki走到窗边,Volstagg正在高高的草丛里费劲地探出脑袋来寻找另外两个捣蛋鬼。Thor和Fandral正蹑手蹑脚地从他身后两侧靠近,两颗金毛的脑袋藏在嫩黄的草尖里,但他们棕色的皮背心却被Loki看得清清楚楚。Loki摇摇头,不是Thor。他转回去,走到书架边。

“Loki——”

Loki立在原地。是谁在叫他?会来这儿找他的只有妈妈了。他朝旋转楼梯那边望了了一眼——楼梯口被列列整齐的书架挡着,只能看到书架组成的纵列成梯形的线。他冲楼梯的方向喊了一声:“妈妈?”

没有人回答他。色调厚重的书架严肃地站着;这片书籍都是只能阅看不能读说的古华纳文字,所以很少有人问津;Loki正是想找一个不用离开他哥哥很远但也不用一直跑跳折腾的地方才来这里的。顺便他也能通过翻看精美的插画和辨认数十个认识的古华纳词语得以消遣。毕竟按中庭的年龄来算的话他只是个六七岁的孩子,当他完全可以熟练地读完这里所有华纳文的典籍他大概就要有十四岁了。而现在这无人的氛围却无视了Asgard傲人的阳光,徒添了几分阴森的气氛。Loki思考着该不该往下跑到二楼从第三个窗子那儿翻出去,外面正好是“尼福尔之丘”上松软的草堆。这回事跑出这儿的最短路程。可是睡在叫他?

“Loki——”

Loki猛地转身;背后依然是空荡荡的过道和平行的书架。没有人。或者是有看不见的人。

“Loki,闭上眼,你能看到我。我们在你的脑子里。”

Loki觉得自己能站住是因为腿部肌肉都过分兴奋了。他应该以最快的速度冲到那个窗口翻出去然后和Thor他们无理取闹地打一架,让那个看不见的人从自己脑子里滚出去。想想Volstagg会怎么笑得下巴和肚皮乱颤吧,Loki竟然相信这种地方有看不见的神秘人在呼唤他?

但他现在最主要的不是考虑这些。

这会是谁?竟然有这样的本事?闭上眼睛,不是就什么都看不见吗?那种黑暗,现在想来反而是令人心安的。

Loki打了个激灵。

窗外的吹来的风褪去了草泥的腥气,吹拂过Loki的领口。

Loki回望一眼窗外的阳光,深吸一口气,闭上了眼睛。

 

“当构想出一个新的‘Loki’时,‘它’就可以带我们到那个Loki的空间去。”Laufeyson解释道。“它”是指Laufeyson和Tom所在的独立位面。这个地方好像是孤立的,不知道该用什么现有称呼来叫它。“其实每一个我们都应该是处在不同宇宙,因为不仅有空间重复,而且时间曲率也不同。从你的例子看来,它应该会把我们送到现有情况还能改变的时候。”

“那么一般这个Loki会在Asgard。我们就直接出现在他面前吗?”Tom问。

“还是小心为妙。我们要尝试把它与这个世界的联系建立在这个Loki的脑子里。”

“什么?”Tom惊讶道,“你对打算以这个Loki的身体做介质?你以前试过吗?”

Laufeyson看了Tom一眼。“好吧,你没有。”Tom认命道,“应该没有危险?”

“大概没有危险。”Laufeyson闭上眼睛不看他了,“你在为自己做‘转生’的时候有怕过危险吗?”

“那不是一回事,你要对Loki的事并不是在自己身上做!”Tom说。

Laufeyson哼了一声:“——‘拜托,地球上发生了什么让你变得如此软弱?’”

“别用你的台词来呛我!这个Loki没有必要接过你强加给他的东西,况且他是我的直系造物,你现在跟你讨厌的家伙们一样强加控制力!更何况……”Tom的脑子飞速运转,像以前的自己一样快速寻找反驳点,而Laufeyson仍微微皱眉紧闭双眼——

 

Loki感到闭上眼是比睁眼还炫目的白光——他被晃得睁不开眼睛,好几秒才缓过来。他听见一个人说:

“更何况他还只是个这么小的孩子。”

他揉揉眼睛。对面的两个人一样高,一个有着黑色稍显长的头发,一个是卷曲的暗金色短发。他们两个长得很像——几乎一模一样,但是穿着完全不一样风格的装束。Loki上下打量着他们,警惕地移动着目光,问道:“你们是谁?”

对面的两个人对视了一眼,黑发的转而开始端详他,而金发的抿了抿嘴唇,说道,“呃,我是Tom,这位是Laufeyson。实际上,我们是来……”

“实际上,我们都是Loki。”Laufeyson打断他,“我们都是Loki,只不过我们比你年长一些。”

“你们是未来的我?那怎么会有两个?”Loki诧异地问。

“不,我们不是未来的你,我们来自其他的宇宙。每一个宇宙都会有Loki,但我们的经历不会完全一样。”Laufeyson解释道,“你现在是最新的一个。”

“他的意思是最年轻的一个。”Tom纠正。

“所以你们找到了我,想要干什么?”Loki没有忽略Tom没说玩的第一句话。

“也许一定程度上,是我们创造了你。”Laufeyson指指身边的Tom,“他创造了你。”

“什么?”Loki的好奇心完全占了上风,“为什么这么说?这是怎么做到的?”

“哦好吧,”Tom左扑右救接齐三个稚嫩童音强调的疑问词,把它们扔回给Laufeyson,“又到了讲故事时间。”

 

年纪越大的人感觉时间过得越快,因为同样一段时间在他长长的生命中所占的比例越来越小了。Laufeyson大概不会觉得讲完一个故事需要多长时间,况且在这里——这片虚空里——没有时间概念。但是对于Loki来说就不一样了,他不得不请Laufeyson和Tom把这些故事拆成好几次讲,因为在他的世界里他盯着书架发呆实在太久了,他都感到Thor在推他。

“啊,我大概是睡着了?”Loki回过神来,顶了顶Thor在他肩上的手。

“你都要到亚尔夫海姆了。”Fandral微笑着说,Volstagg无论听到什么都要哈哈大笑一回。

“也许快要到约翰海姆了吧,你们再晚点叫醒我我也许会梦到冰龙呢!”Loki也顺着说,和他们一起向楼梯走去。

 

后来他们都到了入学年龄,没法早上躲到藏书阁看晨雾铺满山丘了,但是他们还有一整个下午。一开始他们玩球,就是那种Asgard的儿童传统运动。那个球是用轻型金属做成的,外壳是铁灰色的合金,里面是金色的球心,当近距离内没有金属的时候金色球心的磁力可以让自身与星球引力互斥而悬浮,外面铁灰色合金组成的多面体近似球面也会因磁力成为绕金球心旋转的“行星带”。最简单的玩法是一个不带金属护腕的发起者把球抛向天空,而其他所有人一扑而上,用金属护腕靠近悬浮的球让它落下,在落下的过程中抢夺这个球,抢到的人就是胜利者,也是下一轮的发起者。当然还有更严格和更刺激的规则和玩法,甚至还有数年一度的比赛。

不过这种比赛是有年龄上限的,不过男孩们不怎么为之可惜,因为这也意味着他们到了可以自由出入训练场和比武场的年龄。当他们逃离晨学后扒完中饭第一件事就是毫不犹豫地冲向训练场。那里的兵器展示绝对让人流连,从这一头到那一头有王宫到海门间的彩虹大道的一般长,无论是古代的神兵还是今匠的心血,展示在这里的武器只要你拿得动耍得来都可以拿来练习,只要兵器和它的铸造者认可你你就可以把它带走。这还不是最美妙的;顶顶好玩的是每天每时每刻都不会停歇的比试,只要站在训练场的任何一角都可以看到;只要到了一定年龄、通过考核,就可以随时去比武场看激动人心的擂台赛。

三个男孩就是在这里认识的Sif和Hugon。Sif是个对格斗很有天赋的女孩子,勇敢,大方,不服输。当男孩们在青春期一到的时候就参加了进比武场的考核时,Sif也报了名。登记官摇摇头,说没有见过女孩子刚到年龄就来报名的,里面的比赛很危险要能够保护自己才行——Thor一拳砸在登记官的桌子上,吼叫着要他登记上,Loki则安慰了吓得手像筛糠一样的老登记官,顺便模仿了老人的笔迹给Sif登记上。当然,Sif的表现干干脆脆地打了那群登记官的脸,还惊动了众神之父——于是就有了“未来的女武神”的称号,当然有一天“未来的”三个字会被去掉;老登记官有了一张新桌子,不仅没有Thor留下的大坑,四个桌角和抽屉的把手还都都镶了金。

Hugon是华纳人,而且他的族人在华纳地位不高。他有着从小养成的面无表情和沉默寡言,但是他出招很认真很专注,比试的时候从不打哈哈,Thor第一次和他比试就感受到他苦练的根基。Thor邀请他走在自己的身边;Thor第一次的征战也带上他,在胜利后Thor总是把Hugon揽到前面来向人们介绍这位不善交际的战士,那是Hugon第一次露出很大的笑容。

Loki也跟着Thor他们一起在训练场练习格斗,或者用更通俗的方式说,打架。那个时候的男孩子永远精力充沛。每次他都得在傍晚和Thor互相搀着,饥肠辘辘的两个人就要这么一路走回闪电宫,期望他们的父亲没有等得一肚子火。Loki也许在这方面学得要慢一些,但Thor身上的伤不比他少,因为他实在太爱闹腾了。两个小孩在饭桌上埋头吃饭,Frigga的目光就在两个人短发上飘摇。Thor一直很精神,最近的个子一直在窜,Frigga欣慰地看着她的大儿子。Loki也和这个年纪的孩子一样无忧无虑什么也不想,Frigga每天都要松口气,欣喜小儿子从当初的孱弱到现在和他哥哥一样爱好打架活蹦乱跳,也粗心大意地没有察觉他的黑头发和别人有什么异样。

虽然两个儿子已经青春期了,但是Frigga送他们上床睡觉的习惯还是没有变。Frigga照旧在熄灯前在他们额上留下一团会慢慢变淡的微光,她把这个叫安睡魔法,说这样他们就不会做噩梦可以一觉睡到天亮。Loki知道那只是个发光的魔法;在训练场玩了一天的孩子怎么会不着枕头就着呢?

Loki闭上眼,集中精神,来到自己的脑海里。

 

“哦天啊我要累死了,先让我睡会儿在干别的。”Loki一见到Laufeyson和Tom就扑到他们——身下的大床上。生活在这里的必需品很少,灵体几乎不需要进食,但是原始的这里就像迷雾一样,真正意义上的空无一物。Laufeyson曾经慷慨激昂地解释过他靠精神力和种种试验才在这里添置了这样一张大床,Tom在旁边感叹幸好书籍的文字都是符号,而符号是自然语言,某种意义上的灵体,便于运输得多,这才让他们在这里不那么无聊。

“你自己决定要跟着Thor练、不落下的。”Laufeyson惬意地靠着床垫说。

“别挖苦我,好像你当时坚持下来了似的。”Loki把头埋在舒适的床里。

“别以为学魔法就很容易。”Laufeyson说。

“是啊不容易,但是学魔法很容易就满足你的虚荣心。”Loki干脆地回击。

“还有好奇心。”Laufeyson对Loki的反击不以为意。

“好了你们两个,都睡会儿吧。”Tom的语气还是一样平和。

 

在这里的睡眠通常会很沉,大概是全无打扰的缘故。这里的时间概念很模糊,又没有标识物,Laufeyson有一直在做和其他宇宙的对比记录,不过目前还没有具体的结果。所以Loki现在在这里补眠,然后让Laufeyson和Tom教他魔法,毕竟这两位的魔法这样纯熟是因为小时候把去训练场的时间都花在了学魔法上。上课通常是要付一点学费的;对Loki来说,学魔法和被拿来做试验通常是一回事。

做试验是Laufeyson一大乐事;Tom一开始总是不习惯他拿Loki做试验,但总是耐不住好奇心来帮忙;Loki自己也有点儿喜欢这个。

“我猜想冰霜巨人的体格直线增长期是约翰海姆的固定寒季促成的。Loki,你现在学会自由掌控冰霜巨人态的转换了吗?现在可以转换出来吗?”Laufeyson问道。

“啊——等一下,我还没完全学会——”

Laufeyson皱皱眉头,不动声色地把指甲撩过另一只手的护腕,摇了摇指头。Loki猛地咬紧牙关——他能感到身边的温度骤然下降,蓝色从他的牙根里冒出来。他整个人都变成冰蓝色,还带有奇怪的纹理。

“这是约翰海姆的日常温度,能帮你触发冰霜巨人态;”Loki又用指甲敲了敲护腕,“而这,是约翰海姆的寒季温度。”

“靠,”Loki打了个哆嗦,这个字的音都没发稳,“好冷,我要冻死了,我认为这个形态并不保暖……”

“尝试爆发一下你的潜能。如果你是个约翰海姆人,你会怎么做抵抗这寒冷?试试直觉?”Laufeyson气定神闲地指导。Tom站起来,把手放在Laufeyson的肩膀上。

“你他妈一定是没试过才会这么说!”Loki下意识地抱臂,咬住了下唇。“我脚趾头都要冻掉了!”

“我要是试过就不会做这个试验了。我那副身子还扔在我的宇宙里呢,不知道有没有被仇家们分尸。”Laufeyson拍拍Tom的手,稳稳地坐着。

“FUCK!”Loki突然大吼一声,那些结在他身周的地上的冰晶突然蹿起火苗来,瞬间就绽成大团的火焰,无法控制地扑食地上其他的冰晶,烧成了一片大火,只不过火焰还是蓝色的。

“我的天!”在Tom的惊呼和Loki的大声喘气中Laufeyson撤去了试验环境。“你是怎么做到的?”Tom止不住惊讶。

“约翰海姆环境的冰晶里通常含有特种磷,称为约顿磷。约顿磷的燃点很低;但是在寒季一般也燃不起来。看来我们是误打误撞开发了小Loki的火焰技能啊。”Laufeyson代替惊魂未定的Loki回答。

“我们的小Loki实在是太厉害了——”Tom由衷地称赞道,“等一下,Laufeyson,我怎么觉得小Loki很激动?”

Loki紧紧盯着Laufeyson,攥紧了拳头。

“哦,Loki,我一点都不介意你打他,”Tom明白过来,“请千万不要对这个混蛋手下留情。”

Laufeyson微笑着站了起来。“来吧,”他说,“你可以试试在格斗时一边用魔法偷袭,虽然不建议你在训练场上这么做。”

Loki没有犹豫就扑了过去;很明显他采纳了Laufeyson中肯的建议,因为他的拳头上反射着快到临界点的磷的蓝光;Tom默默地把他们引离大床,在Loki试验记录的大号笔记本后面写上:

第203次斗殴结果记录

对象:Laufeyson与Loki

格斗时长:

魔法对抗时长:

总时长:

胜利方及致胜原因:

Tom快速写完就抬起头,微笑着看着只有细微的个头差别的两人毫无风度地滚作一团。


TBC

之前一直在上课,今天下午就要去军训了,所以先把这一章放上来~满满的都是日常啊,我写得也是很欢脱~下一次的更新也许在开学前?不知道,大概以后不能定时更了吧。。。嘤嘤嘤

最后艾特姑娘们~ @_ECHO_  @Cynthia菟子  @fintown 

评论(6)
热度(11)

© LAEVATEIN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