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riosity 06

6.

Loki为那本书的故事感到诧异。他并没有觉得眼熟,对那些“Loki的儿女”狼蛇阎罗什么的。他为上面出现了所有Asgard有名的人物感到奇怪,但是发生的那些故事并没有真正存在于这个世界之中。他绞尽脑汁也没想起仙宫曾贮藏了这样一本预言。预言?为什么他第一个会想到是这个?他也不知道,就是联想到了。这本书里面的Loki不是阿萨神族,而且他的地位和遭遇都比Loki自己糟很多。书里的人物要比真正的来得蠢,那里的神族什么事都胁迫“Loki”解决,有一次“Loki”还为此生了一匹马。Loki打算好好回想关于预言的事,但是他觉得这一大串荒谬的故事让自己有点偏头痛。他合上书,决定顺着自己凡人身体的意志,先睡上一觉。

他看着William沉在梦乡的安静样子,把书抱在怀里,靠在高背椅上,闭上疲倦的眼睛。

 

他睁开眼睛,又立刻眯了起来。透过密密匝匝的树叶集成一束的阳光很刺眼。背后高高的向碑石一样光滑坚硬的东西硌得他生疼。他手里拿着那本北欧神话。还有一本1609年首版的莎士比亚十四行诗。他有William的手稿,他还记得,在他南安普敦伯爵宅邸的箱子里。他屈起的双腿和小腹间还放着一个木匣子。胸口也有个硌着他的东西,他顺着脖子上的细细的金属链子把它拎出来,是一个金戒指。是William的金印章戒指,上面有缠绕在一起的话题字母WS。Loki轻笑起来,他还记得又一次得病的William坚持去教堂做礼拜,惊讶地看见自己、脱下手套与自己握手的时候,那枚厚重宽大的金戒指掉了下来。Loki趁别人不注意把它捡起来,放在胸前的口袋里。后来William发现它丢失时特别懊恼,这也难怪,这种戒指事伊丽莎白时期主人特别珍惜的那种戒指。Loki安慰他说一枚戒指而已,他可以马上在替他定做一枚。William谢谢了他的好意,但是Loki能看出这个富有情感的中庭人在为跟随自己多年的荣誉证明可惜。最后Loki败下阵来,他拿出William的戒指放在对方手里,叹了口气说只是看到它掉落,突然想给自己留个信物罢了。

然后William看着他的眼睛笑起来,让Loki觉得自己的小心思被对方尽收眼底。William拿着戒指在抽屉里翻找了一会儿,转身拿了一条细细的金属链子回来。他边把戒指串在链子上边说:“抱歉Loki,我只有这根不知道从哪儿来的链子,”Loki微微低头,他把链子戴在Loki的脖颈上,“这戒指对我也没什么用啦,谁会让一个垂垂老矣的人签什么重要文件呢?再说,我还有十个手指头在呢。你想要留着,就给你吧。”

Loki想着William的话,摩挲着戒指上面的字母。William渐渐就习惯叫他Loki了,就好像他渐渐习惯Loki叫他Will一样。Loki对他说,他只是一个不再有神的资格的普通人,虽然还勉强保有一些……高于人类的东西。哪怕是在他原来生活的地方,他也不被许多人接受,他就好像书里的那个Loki一样,是受了诅咒的。

“梦想着未来事物的这大千世界的预言的灵魂/或者我自己的恐慌/都不能为我的真爱定任何限期/尽管他假定要牺牲于命定的灭亡。”这是William的回答。诚实而坚定。Loki很多时候觉得自己不能对William说谎是因为William执着的诚实。也许还因为William的弱小,和某种意义上的强大。

也许William的强大来自他的爱意吧。William只从Loki这里知道仙宫的有些人对他是不够友好的,他在第一次卧床期间就这么说:“只要你听见丧钟向世人怨抑地通告说我已经离开恶浊的人世……你就你不要再为我呜咽不止……最好你的爱也跟我生命同毁/怕聪明世界会看穿你的悲恸/在我去后利用我来把你嘲弄。”在他病得最重的时候他反倒写诗给Loki说:“我身体所值,全在体内的精神/而精神就是这些诗,与你共存。”

William实在太了解Loki了。他也许不清楚Loki要做什么,但他知道作为一个活得比他久得多的神,Loki必须放下William。有时啊,神对这种事放下得比凡人慢,因为时间不急着推他们走;他们放下的方法通常是把悲恸倾泻在战场上。而用诗语使他明白,用还未出现的嘲弄对他激将,用精神让他理智,是William能做的事。

而且十分有效,Loki清楚。William一开始总是致力于把Loki与他生活的世界中的一切联系起来,把他比作太阳月亮、珍奇芬芳,劝他别和无情的时间逞强;后来,William表达的爱意越发直白,没有什么身外之物可以引见,而时间,“去他的毒手吧!我这诗章/将屹立在未来,永远地把你颂扬”,William直接迎头驳斥。William写给他的意思,Loki很明白。他会放下的,他当然会。

他撑着背后的碑站起来,手指触到了上面的字。他感受得出来——是1616年。

1616年,4月23日,William Shakespeare,在他的生日这天,静阖双眼,安享长眠。

 

Loki站起来。几近黄昏,墓园里寂寥无人。碑铭林立,Loki不想迈开步子,就静静地站着墓前。他压低自己的呼吸,希望与逝者们融为一体。然而,他是活着的,而且还得活好几千年,虽然没有说出来过,但他答应了地下的人要好好活。这个承诺让他走不动路了。

你这样根深蒂固地生在我心上,

我想,全世界除了你都已死亡。

Loki脱口而出。

泪水逼红眼眶。

 

“轰——”

Loki抬起眼,看向盘旋的乌云。

“喀——嚓——”

有一种声音能让Loki瞬间筑起防泪大堤。他把两本书挪到墓碑后面,压上砌新坟剩下的灰色石砖。他之前提醒过雇的人别把余砖带走。用手背抚过脸颊没有发现水迹,他清清嗓子,抱紧胸前那个一掌宽长条形的木匣子,转过身去。

是Thor。

 

Thor站在正对Loki十几米远的地方,只长了杂草的空地上。他们两个打量着对方,大概是因为几百年不见陌生了些,都没有走近一步。

“Loki。”Thor试探着喊对方的名字。

“Thor。”Loki回应说。

沉默。

“Thor,”Loki先打破沉默,“你弄坏教堂墓地的草坪了。”

Thor盯着地上焦泥刻成的如尼文字,思考着怎么开口。“抱歉,”他最后说,“我是来接你回Asgard的。”这句话让人有点搞不清他是为了弄坏草坪而道歉还是为了他要做的事道歉。既然中庭人已经有了石板铺成的路,下次就叫海姆达尔别降落在草坪上了。

Loki动了动嘴唇,却没有立即接话。他侧过身,拨开长木匣子侧面的铜扣。匣子里静静地躺着两枝开满白色小花的接骨木枝。才四月,这夏花也开得太早了些。林荫街的接骨木只结了满树的叶子。Loki只是看着两枝的花朵嫩茎簇在一起,不分彼此,它们的芯蕊都雪白得不曾沾染一丝灰霾,澄澈得不曾接触一抹杂质。每一片花瓣都宛若初生,娇嫩而易碎。接骨木花在欧洲是极寻常的,如果在六七月,林荫大道上会洒满星星点点的白雨;这两枝花也好像随意折来的一般,只要推开窗户,就可以折一束芬芳。

Loki取出一枝,跪下身来,小心翼翼地放在墓前。他额前散落的几缕头发和花瓣一样在晚风中微颤。他背对Thor对着石碑,用不响的声音说:“我不会去Asgard的。”

Thor捏紧了拳头,他猜到Loki不会向往着回来,起码不会说。他向Loki跨出两大步,低沉着声音说:“我知道你眷恋这里,眷恋这里的人与事,但这里毕竟是中庭,这些都不长久,你留在这里会徒增悲伤。回家吧,你总得回家的。”

“我不会去Asgard,更不用说回。如果我要回家,我现在的家,在王城伦敦的郊外宅邸;我上一世在诺曼底留下庄园;我在英吉利海峡两岸都有自己的墓地。我的家都在这里。”Loki用手指描过石碑上的名字。他不想对着Thor讨论这个。

“你总得回来,Loki,我,妈妈,还有那位Sigyn姑娘,我们都在等你……”Loki没有接话,而Thor一步一步走近他。后者终于在他背后站定,“我们都很想你。”他揽过Loki的肩膀,胸膛贴着对方的脊背,在他耳边说,“对不起,Loki,”他轻轻把Loki扶起,“我必须这么做。”

他扬起埋在Loki黑发里的脸,对天空喊道:“海姆——”

“不!”Loki忽然转过身,使劲地推开Thor。Thor竟为这突如其来的蛮力踉跄了两步。Loki顿了一下说:“这是William的墓地。”

别在这里盖下你仙宫人的印章。

Thor低下头,往后退了两步,点点下巴示意Loki跟上来。

Loki向Thor的方向挪了一步,又退回去。“我不会跟你走的。我不会去Asgard。”

“那我就在这里等你,直到你愿意回来!”Thor逼近了一步。

Loki叹息了一声。

他也走近Thor,把目光投到对方的眼睛里。

“你知道父亲为什么要把我送到这里来吗?”他说,“因为他知道我们两个都很倔。”

“也许你的倔更突出一些。但是父亲也看到了我。他知道我们两个终有一天会为了什么事情而争执,因为都不肯服输而一直争锋相对,直到势不两立。我的势力比你弱得多,我没有像你一样有那么多支持你的朋友,但我们严谨的父亲相信我有逼急了就不择手段的能力,所以他替你早除后患,哪怕为自己安上了一个不近人情的父亲形象。”

Thor捏紧Loki的双臂。他盯着Loki的眼睛,据说这让人难以撒谎,虽然对Loki只是时而奏效。

“他观察力敏锐。他从我与你的交谈中听出我在鼓动你去更远更危险的地方。他是一个心思缜密、毫不手软的好国王。他是一个爱子心切的好父亲,对你来说。”

Thor当然相信他的父亲是好国王,但他突然不清楚他的父亲是不是好父亲了。他觉得Loki正在把自己塑造成不近人情的弟弟形象。Thor想说些什么来争辩。

“Thor,你不能把我带回去,最不会责怪你的就是父亲。你对他说,我明白了他的苦心,我明白我一个人不可能完成非分之想,我永远不是这位深谋远虑的伟大国王的对手,我安于在这里的平凡生活,说不定哪天会像一个凡人一样悄无声息地死去。你就这么对他说,他不会怪你的。”

Loki把两根手指附上Thor欲言的嘴唇。“我知道你不愿意接受。但是你待在这里没有用,你找不到我。但妈妈可以。”他闭眼,用力把脖子上的链子扯断。金属链子在他的脖子左后侧留下一道血痕,几缕发丝粘在那个豁口上。Loki浑然不觉似的自顾自把宽大的印章戒指套在留在匣子里的接骨木花枝上,把那根断裂的链子也收在匣子里。他贴近Thor的身体,在对方腰带的皮套上摸出一把短刃的小刀。这是战士的标配,尽管Thor几乎没有用过。Loki用这把小刀割下沾着血的几缕头发,连同那把小刀一起放进匣子。

他轻叹着,合上盖子,指尖划过匣子的每一处缝隙,每一刀雕饰,金绿色的光点随他的手指飞舞,在匣子上留下他的痕迹。

Thor惊讶的看着那些光点。他不知道失去神力的Loki没有失去魔法。

“请把这个交给妈妈。”Loki犹豫了一下,加上,“我的哥哥。”

“当我每一次转生成功的时候,我会通过这个跟妈妈说。”Loki补充说,看Thor接过了匣子,他终于舒了口气,“Thor,你今天跟我道了两次歉,我都不习惯了。现在轮到我了——”

他摸到颈后的伤口,渗出的血没有凝固。他用小指抹了几滴,捡起墓地上飘开来一瓣接骨木花,轻轻打了个响指,几近透明的蓝色火焰燃烧起来。从Loki的脚尖开始,迫不及待地向全身蔓延。“对不起了,哥哥。”

“Loki!”Thor扑过去,被热浪挡回来。他额前的金发被燎焦了两缕。

“这不是那个中庭人的身体,这是我借他的身体造出来的灵体。没事的,Thor。”Loki说,“那个中庭人今天起按自己的意志指挥自己的身体了,而他以前做的事也会被自己认为是出于自己的自由意志。他从不知道我的存在,他会好好活。”

“Loki,我知道你不想回来,但你不用这样!Sigyn姑娘和妈妈都提醒了我要考虑你的感受,我都跟父亲说,要等你的爱人去世再接你回来,我还说不要直接让海姆达尔把你拉回来,我亲自来接你!Loki,别,我不想再找不到你!”Thor语无伦次地看着那火焰,Loki在火焰中面貌有些摇晃和模糊,但他的声音却还是很清晰。他犹豫了一会儿才开口。

“你会知道我在哪里,但是别来找我。”Loki说,“我会跑掉的,这会变成一个结束不了的游戏。对不起,Thor。还有,我也很想Sigyn和妈妈,还有你。”

“对了,谢谢你为我做的,我没有料到那个。”Loki大概是笑了,已经看不清楚,“谢谢你。”

 

 

“结束了?”Laufeyson说。这句话很像一个陈述句。

“结束了。”Tom说。

“后来呢?”

“后来?后来我按约定转生成功就让那束接骨木花盛开一季。妈妈应该把它种在她的花园里。Thor也遵守约定没来找过我。然后我就平平淡淡直到这一世。直到我发现《雷神》的副编剧居然和我长得一模一样。”

“不,你的头发不是黑色了。”Laufeyson指出。

“那没有办法,这个魔法只能让被寄者和转生者长得越来越像,又不能改变基因什么的。”Tom说,“好了,我的故事讲完了,你的故事我也读过了,那么我们现在干什么?”

“我原来在这里也没事可干。反正这里没有时间概念。”Laufeyson倒是不慌不忙。

“那你讲讲你怎么造出这里的吧。”Tom说。

“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你怎么会不知道?”

“我是不知道,我好像做梦一样,这个地方就像从混沌里自己生出来的,我正好看见它一点点变清晰。”Laufeyson说,“我扮成Odin坐了会儿王位,后来又和Thor打了几次,找了些遥远的凶恶的帮手之类的,结了挺多梁子,Asgard和Thanos还有别的人,都有我的通缉令,我那时逃到不知名的地方,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到了什么结界,正好就看到它在‘生长’。我直觉告诉我这是一片无人涉猎的新生空间,然后我就在这里躲了一阵子。我也不知道躲了多久,这里没有时间概念,也没有频繁的能量代谢,像和外界隔离一样。我没事干,就研究这片地方,发现它可以随我意愿通向任何的空间位面。有一次我走出去正好外面在激战,不清楚谁和谁打我就拖了个伤兵进来,没想到我拖进来多少他就灰飞烟灭了多少,一点痕迹都没有,算是给他做了个免费的截肢手术。”

“所以,这里必须是灵体才可以进来?”Tom问。

“大概吧,不过我给试验动物施‘灵肉分离’的时候——你知道,用法典上最常见的试验动物——”

“华纳海姆的水生角豚,繁殖快生命力顽强。我以前养了两只,然后不得不天天用它们做试验,不然它们会被几何级数增长的同类们挤死。”

“对,它们对‘灵肉分离’的耐受力很强,但是我分离成功把灵体带入这里时——”

“灰飞烟灭了。”

“对。又一次。”

“是因为它的种族还是太低等了吗?”

“不知道,我后来就打算用人形生物做这个试验。”Laufeyson说,“我对这个地方说:‘去遍布发展中人形生物的地方。’然后它就把我送到了这里。我一下子就认出这里是地球,但很明显,这和我来过的地方不是一处。”

“所以,Laufeyson,——我是你的试验品?!”

“我知道你不会灰飞烟灭——你也是Loki。”

“我的灵体是从一个地球人身上剥下来的,看在上帝的份上!你知道剥离灵体的风险吧!”

“你真是被中庭人同化的厉害。”Laufeyson笑了声,“我怎么会不知道,我在黑暗精灵那战之后在他们的星球上花了三天才完成的。不得不说,灵体在空间跃送方面要灵活得多。那时候是九界天体聚合,我就坐在那儿等个通向神域的虫洞。”

“哇哦,所以你没有办成卫兵去见Odin,你做了件更有挑战的事情——转生在Odin身上。不是从出生开始的转生,很难成功吧?”

“是啊。更何况Odin的精神力很强大。所以我只成功了两个来星期。”

“那也很厉害了。你被母亲授予过权杖,你操控过毁灭者,你掉下深渊竟然还说服Thanos借给你心灵宝石,入侵过地球……虽然我得说大部分不是什么好事,但你的经历要比我强多了。我就只是和人类打打交道、消磨时间而已。”

“我倒想一直待在别的地方一辈子不和那些家伙打交道呢。”Laufeyson说,“你算是我的愿望。”

“愿望?难道你想:再来一个平行宇宙吧,在那里,我后半辈子都不要再看见那些仙宫人;砰——然后我就出现了?”

“很有道理。”Laufeyson故作正经地说,“就是那么回事。”

“得了吧你。”Tom推了他一把,“有证据吗?”

“证据就是,”Laufeyson清了清嗓子,“我们之间的区别。那次冒险归来,我没有被Odin流放,而你被流放了。是我对你父王说,你在怂恿Thor,你是Thor王位的不稳定因素。只要一个小小的推动力,后续就会完全不同。”

“砰——”拳头砸在手掌上发出一声闷响。Laufeyson眼疾手快地把手挡在眼睛前面,挡下那一拳,“Tom——不对,现在这个发疯的样子应该叫你Loki,Loki!停下!”

“你!你改变了我的人生!你是那罪魁祸首!”Loki对着Laufeyson当胸一拳。他自己的胸口也剧烈起伏着。“谁是那罪魁祸首?谁是?”Laufeyson格挡住Loki的拳,在上面施以凝固的魔法,后者很快让这魔法化为碎片。他们绞紧对方的双手,带着魔法的能量几乎要溅出火花来。“我以为我改变的是我的人生!我以为这种毫无挂碍的幸福会轮到我头上!我的一生也是个谎言!当我得知我是个冰霜巨人的时候,我能把拳头揍向谁?”Laufeyson怒吼着,他的力量越来越强,快要全面压制Loki了。Loki抬起头,“好吧。数到三一起收。”

“三。”他们一起说。

Laufeyson扑过来要给Loki补回那当胸的一拳。

“等一下!”Loki挡住他,“你可以等会再补,我要先告诉你一件事。”

“什么?”

“在读你的故事的时候,我在想,如果我能像你一样有一个神的经历,而不是普通地活在中庭就好了。我想得很投入——”

“你别告诉我——”

“刚刚我在脑子里见到了新的Loki。”

Laufeyson扑过来,补上那一拳。



TBC

不用很难过吧,人总是要死的。William会成为Tom-Loki永远怀念的人,但是他也得向前走,比如叙述出这个刻骨铭心的故事,比如,和Laufeyson一起去帮助新的Loki。

最后艾特姑娘们~  @_ECHO_  @Cynthia菟子  @fintown 

评论(4)
热度(21)

© LAEVATEIN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