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riosity 05

5.

天下了很大很大的雨。雨滴很沉,溅在大理石板上反弹起的水花很高。松软的草地被雨滴砸地坑坑洼洼,上面漂着杂根和浮土。泥土的腥气在雨幕中升起。Loki穿着一身黑色的大衣,和寥寥几个人一起肃立在那里。William不在身边,管家先生也不能再为他撑伞。雨声大得盖过了一切其他声音,Loki觉得很安静。他抓住安静思考,想那个睡着的人。

 

“他在那个地方活得好好的,为什么一定要带他回来?”Sigyn说。

 

管家先生是个很尽责的人。他从Loki,哦不Henry出生起就开始照顾他了。他知道Loki的早餐要放多少油,他知道Loki的茶叶要几分浓,他知道Loki喜欢看哪种书,他知道Loki欣赏什么戏,他知道每一个Loki感兴趣或曾感兴趣的人,他也知道Shakespeare先生是特别的。他的车马,他的晚宴,他的书信,他的服装,管家先生都恰到好处地协助而不过多干预。

管家先生有很多的优点,比如他从不对Loki做的事说三道四,他总是默默尽力完成他被吩咐做的事。他虽然是南安普敦宅邸的管家之一,但他几乎就是Loki的贴身仆人。但管家先生从不对此说什么。

但是管家先生也有一些缺点。比如总是以老夫人的话为第一要义,而不是Loki的。在Henry的妈妈催婚的那段日子里,这位管家坚持不懈地十分钟提一遍这件事。比如当Loki叫他别烦他时,他离开的最远距离就是呆在Loki的门外。比如有时会在擦桌子时倒了倒几本书或几封信的顺序。不过Loki因为这个发怒的时候,这位大了前者二十多岁的管家先生倒是低着头一句都不为自己辩解。但Loki自己也发现这个人并不会随便跟别人谈论他。后来管家先生渐渐年长时,Loki就不让他亲自弄早餐、安排马车了,只是让他整理桌子沏沏茶。Loki请人为他配了老花镜,这样他闲的时候可以看看书。但我们的管家先生并不习惯闲下来。

这也是他的缺点之一。管家先生不肯闲着,他终于在踏踏实实令人心安的工作中踏踏实实地心安地睡着了。

豆大的雨点在Loki自己撑的黑伞上敲着安魂曲。

 

“他在那儿,有自己想念的人……”Sigyn说。

 

在每个陪伴自己这轮生命较长时间的人的葬礼上,给自己一个机会,什么都不想,只是回放,这是Loki的习惯。因为中庭人的生命实在太短暂了,消逝的人接二连三,该埋葬的终究会埋葬,无论在地里还是心里。

他回到家里,像平日一样洗漱上床,第二天也像平日一样按时起床,就像有人叫过他了似的。他没有任何的改变,除了告诉自己的母亲他要去William的家乡沃里克郡看看他,大概要一个月。

他立刻就出发了。

 

那是1613年。William已经告老还乡了。Loki来看他的时候,他正生着病。

“我来看看你。”Loki坐在William床头边的椅子上,握住对方伸出来的手。

“你来看我,Henry?好,也让我看看你,”William握紧了Loki的手,把对方拉得再近些,“你是四十岁了吧,我记得?你看起来一点都没变。可我都有四十九岁了,是什么让你想起我这个老头子?”

“我一直都不会忘,我一直都打算来看你,自从你去年回到这儿来。”Loki俯下身子,“不过这件事让我觉得我之前的犹豫太不应该了——你知道,我不应该就这么对你说,管家先生去世了。”

“哦,天哪……我很遗憾。”William说,“这是一位值得怀念的人,他非常有耐心。他把你照顾得很好,愿他安息。还有谁能有这样无边的耐心来照顾好你呢,Henry?”

“我想也不会有了。我不打算再找管家了。我打算自己当自己的管家,所以我想先在你这儿实习一个月,免得让自己不满意。说实话,你也需要好好被人照顾,Will。”

“哦,那我可是不胜荣幸。”William被Loki逗笑起来,“我该怎么报答你呢,我的第二个天国,Henry?”他沉吟了一会儿,轻轻念出刚刚从脑中闪过的断章:“我历经不幸才 确信你爱我最深挚/一切都过去了,接受我的无底爱……那么我的第二个天国啊,请张开/你最亲最纯的怀抱,迎我归来……”

“我还要奢求什么报酬呢,Will?你无尽的才华,你的诗就是对我最好的馈赠。”Loki抚摸过William的手指,后者的手指有些粗糙,小指上带着一枚金印章戒指。戒指很大,沉甸甸的,戴在因生病而消瘦的William的手上有些松垮。Loki用指尖描摹着印章戒指上反写的缠绕在一起的两个字母WS,突然绽开笑容,然后一本正经地说道:“忠心为您服务,亲爱的Shakespeare先生。”他轻轻托起William的手,又重复一遍,“为你,我亲爱的Will。”

 

那只是一套很普通的瓷器,茶杯上的彩漆和装饰边角的金线都因为有点年纪而黯淡了。但是它们在Loki手里就像有了魔法般熠熠生辉——William看着Loki亲自沏茶,茶香从壶嘴流泻出来,在茶杯里晕开涟漪。Loki把茶杯稳稳地托在碟子上,递到William面前。

“你做什么都令人赏心悦目。”William说,他深深吸一口气,让清香润泽肺腑。

“这得归功于我那令人怀念的管家先生。非常好的导师和榜样。”Loki轻快地说。他的手一直轻轻托着碟底。

“虽然你在身旁让我非常愉快,但是我还是好奇,我那些愚钝的家仆怎么会让伯爵大人来服侍我呢?”

“我可没必要到处跟人说我是什么爵位,我说我是Shakespeare先生在伦敦亲密的好友就够我荣幸的了。我这次来只跟我母亲说过,随行的也只是车夫和一个照看行李的仆人。”

William笑了,笑得许久未打理的胡子都抖动起来。“哦,当然,你是我最亲密的好友,无论在哪儿。”他说,“我没想到你有一天会用这个称号,真是让我感动。”

“爵位什么的,总会随着时间被埋葬的。Will,也许有一天,‘Shakespeare先生最亲密的好友’这个称号会变成我唯一的称号呢。我把你带进更自由的创作氛围,也许你会把我带进历史呢。”Loki用手指轻轻梳理William的胡子,拂去上面沾着的水珠。

“历史?我才没想过呢。我能写出这么多东西,博大家在剧场里一笑一哭就挺满足了。”William笑着说,好像把病痛都从胡子上抖去了。

“那就不讨论那个了。来,我们去盥洗室先打理打理你的胡子。那些女仆大概不敢亲近细致地对你这个常年不在家的男主人做她们的本分工作吧。怎么也得干干净净的,装也要装成强壮的健康人把疾病吓跑啊。”Loki说,一手托在William的脊背,一手伸过他的腿弯,把他抱下床。在William离床的片刻,Loki因为用过了力愣了一下——太轻了,感觉就像抓不住的一样,最后终究会溜掉的。他眨眨眼,马上让自己忘掉一闪而过的想法,专注于让William稳稳地站到地上。“我扶着你。”他说。

 

“他在那儿,有自己放不下的深爱的人……”Sigyn说。

“为什么要让他回来?”

 

“你回去吧,Henry。”William说。

“怎么了?”Loki微微侧着头问。他正在William房间的壁炉前煮睡前喝的奶茶。

“看着你忙活,我总是有一种劳烦神祗下凡陪伴的愧疚感。”William盯着Loki的背影。

“哈哈,你这是第几次把我比作神了?我都怕我死后那些真正的神要找我麻烦了。”Loki笑着说。

“可是你就是给我这种感觉,”William说,“第一次看到你的时候我就觉得你的容貌是不应该在凡间窥见的。而且,‘你永远不会老迈/你现在还是那样美/跟我最初看见你眼睛那时候一样’。”

“这首诗可是你认识我第三年还是第四年写的吧。”

“可是现在依然适用。你就像不会变老的神族一样。”William回忆着,“我记得我劝你结婚生子的一大理由是怕时间收割走你的美吧,可是你好像完全不理会时间。让我大胆地猜猜,我的神,你不结婚的原因是你不能在人间留下不属于人的东西吗?”

“那可真是个大胆的猜测,Will。”Loki偷偷瞄了一眼William因为回忆而游离在天花板的眼睛,确认那只是猜测,接着走到他床边,说道,“你看,我的额头上也被时间留下纹理啦。”

“我记得你提到过一个姑娘,好像是叫……Sigyn?这是个挺少见的名字啊,在英国的话。”William好像没听到Loki说话,自顾自回忆着,“我有天问了那位管家先生,他说并没有听说过这个人……也许是我记错发音了。但是我一位远房的叔叔跟我说南安普敦这一辈的男子在伦敦长大的应该只有你一个——你知道,在我们爷爷那一辈我们两家是有联姻的。大概我那位叔叔也不是很了解吧,但是我也没有听说你有个哥哥。”

Loki这次没有说话。他饶有兴趣地决定听下去。

“你知道,有段时间你很反常,大概就是你母亲催你结婚的那段时间。你就感觉是被谁监视了一样,整天都很紧张。而且还特意避免见我——我知道那是个误会。但是我在巡回演出的时候天天能收到你的信,你的信总是当天写第二天就送到——而且那信使好像特意不让我见到似的。有一次我扯住他,他一句话没说就挣脱走了。我那时候总是觉得你像神一样天天在我身旁看着我……”

“喂,Henry,”William把目光重新聚焦到Loki身上,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你要真的是神,就请你告诉我吧,看在蒙了我大半辈子的份上。”

Loki看着他,用一种混合着惊喜和赞叹但是包含隐忍和克制的目光看着他。良久,他开口道:“对,我是神,我的真名是Loki。”

 

Thor没法看到Loki说什么,但他可以看到William的口型。William正在重复一个双音节的词语——先在围成圆形的唇间挑动舌头发出儿音,再把两排牙齿并拢让声音从中间钻出——这是Thor无比熟悉的动作,Thor重复了无数次的动作。

Lo——ki——

他在念Loki的名字,Loki在中庭几百年都没有提到过的名字。

Thor睁大了眼睛。他已经确定了,但他不想确定。

他们的视野随Loki的走动而改变。Loki的目光在书架上审视一会儿,抽下了一本书。他把书递给William,William熟稔地翻着那本硬壳的书。

这个过程在Thor他们看来和平常的画面一样,是无声的。

知道William的手指在某一页停下,指着那页上某一个大写的词汇——

LOKI.

Thor好像听到一声惊雷炸裂了。

 

“我就记得我看到过这个名字,在北欧神话里。那是时候我在写关于希腊神的长诗,收集那方面的书的时候看到了这个。但是这个Loki应该和你不是一个人吧,这里的故事太离奇了。”William微蹙眉头。

“当然不。”Loki一边回应,一边略过故事情节,快速扫过上面熟悉的名字。Thor,Sif,Odin……一个不差。Loki压下疑惑,只是说,“Will,这本书可以借我看看吗?”

“好啊。”William慢慢喝着Loki端来的煮好的奶茶,眼睛却离不开Loki,“今天我就算喝了这样醇厚的奶茶也难以入睡了,在得知你是真正的神祗的情况下。”

“我只是个落难的神。”Loki放下书,凑近过来,“但作为你的神,怎么能让你为我心神不宁。”他轻轻在William的额上落下一吻,那个吻好像留下一个安心的印记,让床上的人闭上眼睛,很快就睡着了。

 

在那阵惊雷的余音过去后,Thor偷偷瞄向同伴们,却并没发现他们脸上的震惊表情。

只有他一个人震惊吗?

他没敢更明目张胆地看向众神之父和母后还有抽噎着的Sigyn,也不知道他们是否对此惊讶。但是他知道这是不寻常的。

Loki在中庭待了两百多年,成为士兵的统帅也好,人类的一国之君也好,他被剥夺了神力,也没有用魔法,都是用和中庭人一样的方式挣来的。哪怕是转生,这个魔法听母后说确有记载,也并不极难,但因为没有需要,并没有人实践过。Loki耐心地积攒法力,唯一用处就是用来转生。第一次转生的时候Thor看着,他真是替Loki捏一把汗。转生之后Loki的灵魂会寄在一个新生人类身上,直到那个人类长到理智清晰可以接受Loki的思想和灵魂。母后还说,施法者Loki明白自己和被寄者,也就是那个人类,不是一个人,而被寄者会认为他的所作所为都是自己的意念,不会发现Loki的存在。Thor不是很想搞清楚谁是谁这样的哲学问题。

他只知道Loki一直在挑战。那第一次转生就是挑战。Loki躺在棺木中完成这个魔法。棺木中一片漆黑,在仙宫看着的Thor只能看到这个。当他的第一位被寄者接受Loki的思想后,他做的第一件事是把他自己神的身躯连同棺木烧了个干干净净。

而Thor看到之后做的第一件事连着向母亲确认了好几次至少有三种方法让Loki得到能够回到仙宫的属于自己的身体。

Thor深深知道Loki是个要强的人。

无论是在战场,还是在狩猎,甚至是在床上。

他的搏斗技能并不差,只是在最出色的几个人的比较下稍显逊色。那也没有关系,他可以用魔法来弥补。他和Thor一样的争强好胜,只是表现的方式不同。比如Thor在战场和狩猎场上喜欢在开战之前高呼自己的名号来威慑,然后把战斗变成自己的擂台。而Loki从不,后者的强势在出其不意和攻势迅猛上体现。Thor的生活中,应该没有第二个像Loki这样,既是亲密伙伴又是竞争对手,虽然互帮互助但也永不屈服的人了。因此,他和Loki的交谈不是兴奋而急促地决定下一个冒险,就是你来我往的争锋相对。

在Loki被流放后的一次探险里,Thor和伙伴们不敌而走,在海姆达尔的帮助下才狼狈地逃回仙宫。Thor在临走之前放了两场闪电,也被敌人远程兵的弓箭多留了两个伤口。当Frigga来看他的时候,他对母亲说,他挺想念Loki施的烟雾。

“我也很想念Loki。你要是真的想念他,伤好了以后就去看看他能不能回来吧。”Frigga说。

“妈妈,你说Loki怎么这么久都没有达到父亲的要求呢?”

“我也不知道。我觉得Loki不是那种不愿意爱的人。也许Loki觉得很好玩,不愿意回来了呢。”

“难道他不会想我们吗?”

Frigga坐到Thor旁边,想了一想才说:“Thor,如果你是Loki,被流放到中庭,流放自己的是自己的爸爸,而自己的妈妈和哥哥在流放那天又都不来见他,他即使之前爱他们,即使之后想念他们,他就一定会迫不及待地一门心思地要回来吗?也许他觉得我们都抛弃他了。”

“可是我们没有呀。”

“可是Loki不知道我们到底有没有。”Frigga说,“Thor,你想想Loki会怎么想吧。”

Thor皱着眉头冥思苦想了一阵。“妈妈,我想不出来,我怎么知道Loki会怎么想?我还是直接去告诉他我们没有抛弃他吧,我要劝他快点完成父亲的标准,然后回来。”

Frigga要怎么才能告诉他的大儿子——Thor是离不开仙宫和他的父母的,如果被流放到哪里一定会立刻老老实实完成任务回到父母身边,继续他有伙伴在、有崇拜者在、有刺激的冒险在的生活;而Loki和他不一样,他不管在不在乎都会说不在乎,况且他所认识的仙宫比Thor认识的更有立体感,因为Thor披风背后的灰色是如影随形的。Thor这样的简单粗暴也许反而——Frigga猛地抬头,Thor已经付诸行动了。

最后,以Thor没找到Loki,但Odin找到了Thor告终。听到Thor因此被关禁闭的消息,Frigga几乎是松了一口气。

 

Thor想起了他在被关禁闭时未完的思考。Loki是怎么想的?Loki从来没有把名号用于展示荣耀。在中庭没有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没有人知道他的秘密。Loki在神族中还算年轻,却已经和雷神一样有自己的名号,谎言之神。谎言是他保护自己的武器。他把真相告诉William。他缴械投降了。

也许这是一向要强的Loki——无论在战场、狩猎场哪怕是在床上都要强的Loki——的绕了个弯子的示爱方式吧。

Thor深吸一口气,他头一次觉得自己猜得八九不离十了。

“我同意Sigyn的话。”他尽量用镇定的声音说道。“Loki已经达到了父王的要求,但我认为应该让他留在中庭,直到Loki的那位爱人去世。我希望到时我能亲自去迎接Loki回来,父王。”





TBC

更新了~

这一章其实我就想说,趁他们还年轻,还能理解对方的时候,给个可能吧~

艾特亲爱的姑娘们  @_ECHO_ 阿凉~  @Cynthia菟子 兔子~  @fintown 【不知道怎么称呼但是头像很萌的黑猫酱~

评论(9)
热度(14)

© LAEVATEIN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