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riosity 04

*Loki中心向,平行宇宙AU

*cp有锤基,莎士比亚xLoki,LokixLoki


4.

Thor立在王座前。他的身边是Fandral、Volstagg,对面是Hogun和Sif。Odin在王座正前立着,目光径直盯着空荡荡的无人的圣殿。只差Frigga王后没到了。Thor压下浮躁耐心等着,尽管他私下已经对伙伴们说过,指明他的目的就是接Loki回来,因为他认为Loki已经通过考验了,而且他认为他们应该和他想法一致,因为Loki也是他们冒险队中的一员。

“曾是。”Sif指出。

“很快就会继续用‘是’了。”Thor大声说,“Loki已经通过了。如果我们都同意,父王也会同意的。”那个流放的神谕要由熟识Loki的人判断他通过才能解除。所以Thor说服这几位就几乎意味着Loki的归来。他没和母亲说过,但他知道母亲一定愿意让他回来。

最后四位战士都同意了。

Thor紧紧凝望着通往Frigga宫殿的道路。

 

Frigga终于出现了。她拉着一个姑娘,那姑娘缩在她身后,很怕生的样子,眼睛盯着脚尖。Frigga带着姑娘向Odin微微欠身行礼,说道:“敬爱的王吗,这是我的侍女Sigyn,她与Loki曾是很亲密的朋友。”她毫不奇怪地望向惊讶的Thor和他的朋友们,继续说道,“相信洞察一切的鸦雀胡金与穆宁已经向您证明过我所言非虚。”

“好了,开始吧。”Odin挥了挥手。他们顺着Odin的目光看向圣殿的中央——那里好似气温随Odin冷峻的脸一同遽然下降,水蒸气忽地凝成一片薄雾。细小的水汽慢慢向更大的聚拢,最后形成了圆形的画面。那感觉像是看向深不可测的井底,凉意刺骨的水面上总有一团森森的白气。几轮涟漪荡漾过后,画面平静下来,人影渐渐清晰。

 

那是夏季。短短数月,不足以送走常驻在神域的春风,却足以让中庭从隆冬迈进暖意融融。夏日勒Loki醒得很早,他没有摇铃叫管家先生,只是在薄衫外披了一件睡袍。他光光的脚丫在绒绒的地摊上搜寻着鞋子的踪迹,眼睛却不放过那偷偷漏了阳光进来的窗帘。当他穿好鞋子,就几乎同时来到窗边,扭开窗子的挡扣向外推去——一串白色的小巧花朵就迫不及待地蹦到他怀里来,告诉他一个惊喜——窗前的接骨木花开了一树,一簇簇星罗棋布地缀在深绿的叶间。旁边的玉兰树在夏天卯足了劲长,叶子出落得愈发苍翠了。窗沿又多了几丝嫩绿发黄的触须,蓝紫色的小花正沿着墙上枝蔓铺出的小路次第盛开。Loki微笑着接受了这个惊喜,但他停留一下就离开了,因为还有一个人也许会送个惊喜给他。

果然,那封惊喜正静静地躺在书房的桌上。自从William频繁地写给他十四行诗以来,那把银质的拆信刀总是得劳烦管家先生擦拭,以免银质发黑。Loki熟练地割开信封——

“我能否把你比作夏日的一天?

你可是更加可爱,更加温婉;

狂风会吹落五月的娇花嫩瓣,

夏季出租的日期又未免太短;

有时苍天的巨眼照得太过灼热,

他金光闪耀的圣颜也会被遮暗;

每一样美呀,总会失去美而凋,

被时机或自然的代谢而摧残;

但是你永久的夏天不会凋败,

你永远不会失去你美的形象;

死神夸不着你在他的影子里徘徊,

你将会在不朽的诗中与时间同长;

只要人类在呼吸,眼睛看得见,

我的诗就活着,使你的生命绵延。”

 

那水滴凝成的画面上听不到声音。Thor观察着:视觉的角度也很奇怪。像从Loki的后脑上方向前看去。他不能看到Loki的表情,他看到的是晨日下的鲜花,以及那封薄薄的信。他能看到那双白皙的手拆信时的轻快。他觉得那应该是些微小但美好的事物。他觉得Loki应该会微笑。他希望他在微笑。

 

“如果我能够写你明眸的流光/用清新的诗章勾出你全部的仪容/将来的人们就要说,这诗人在扯谎/上天的笔触不到凡人的面孔……”

Loki轻笑着。又一首诗。他用指头摩挲过墨水的痕迹。身后夏日的暖风送来知更鸟的啼鸣。《亨利四世》的第二幕已经在酝酿当中,已是万众期待,仅仅第一幕现在在剧院众雀鸟中无疑是歌喉最为优美的引人注目的夜莺。淘气的亨利王子与滑稽的福斯塔夫抓住了观众的心灵,它字字珠玑,引人入胜。然而这并不能让刁钻保守的批评家管住他们恶毒的舌头。管住他们的舌头?啊,这才不是Loki该管的事呢。Loki做的,不过是在上流社会的酒会舞会上对贵妇小姐们吟咏William剧中精彩的对白,轻轻提起那些批评的论点是多么无稽;不过是在自家的晚宴上对绅士贵族们聊聊戏里那几个充满张力的场景的寓意,顺便提到William的对手的新戏的枯燥无味;不过是,在最后一场戏谢幕之后,与William在一辆马车里对坐闲聊。William说:“我有时总带着一种没来由的自卑感,但是……”

“但在这几乎是自轻自贱的思绪里/我偶尔想到了你呵,——我的心怀/顿时像破晓的云雀从阴郁的大地/冲上了天门,歌唱起赞美诗来/我怀着你的爱,如获至宝/叫我不屑把处境同帝王对调。”

 

“我的人生太完美了。”有一个晚上William情不自禁对Loki说。

“……我也是。这一次我也是。”Loki顿了一下,回答他。

William有些困惑地皱了皱眉,“不,我觉得还少点什么……你还没有孩子。”

“我不需要。我这次生命中有足够美好的东西了。”Loki很快回答。

William认认真真地转向他:“你没有,你不知道……虽然安妮在我离乡后一直对我挺冷淡的,我回去的几次都这样,但后来几次孩子们熟悉我了,我回去的时候都抢着扑上来……你不知道的。再说了,你得有后代,你是天赐的礼物……别糟蹋它。结婚,生个孩子,Henry。”

“别,别说这个,Will。”Loki用自己的嘴唇堵上William的,阻止他说下去。

 

艺术家的固执不是一个吻能堵住的。

“……这正是要你生出另一个你来/要是你一人生十人会高兴十倍/你十个儿女描画你十幅肖像/你就要比你独个儿添十倍欢乐/你将来去世时,死神能把你怎样/既然在后代身上你永远存活?/别刚愎自用,你太美丽了,不应该/让死神掳去、叫蛆虫做你的后代。”

当Loki第二天看到这首诗时他笑了笑William的固执。但当他收到第八首这样的诗时他就不笑了。

“Will,我不想结婚。我不想要孩子。我也不能……”Loki在只剩下两人的时候,“晚间谈话时间”直截了当地说,“别跟我提这个。”

“我不觉得你不爱女人。”William依旧执着。

“……Sigyn。”Loki长叹一口气后说。他转头看向William,发现对方一直望着他。“Sigyn。我唯一爱过的女孩。她是个很可爱的人……漂亮的金色头发,很害羞,还有点自卑,不过很懂事很体贴……是我母亲的侍女。曾是。”Loki忽然改口说,“所以我不能娶她。那时候我才几岁啊?十六?我和她肌肤相亲过一次。没有别的女人。后来我发现宁可是男人。”

“我甚至和我哥哥搞过,哈。”Loki不知不觉说出来,他把双手盖在脸上,“很久以前的事了。”

“再说了,我啊,要是哪天过厌了死了怎么办?留个女人带着孩子留在世上孤苦无依?我可不想在坟墓里也听到无助的哭声。”Loki换了种口气,开起玩笑来。

William突然有种感觉,这个开着玩笑的人,他刚刚双手下面隐藏住的表情,是那个在光线射不到的水下、用两种声音呼喊的人的脸。

他拨开Loki的手,有些心疼地在他的唇上落吻。

 

然而这甚至更坚定了William的决心。他坚信孩子和家庭才是Loki真正的慰藉。于是Loki在他的书桌上看到了这第九首诗——

“是为了怕叫寡妇的眼睛哭湿,

你才在独身生活中消耗你自己?

啊!假如你不留下子孙就去世,

世界将为你哭泣,像丧偶的妻:

世界将做你的未亡人,哭不完,

说你没有把自己的形影留下来,

而一切个人的寡妇却只要看见

孩子的眼睛就记住亡夫的神态。

浪子在世间挥霍的任何财产

只要换了位置,仍能为世人享用;

而美的消费在世间可总有个完,

守着不用,就毁在本人的手中。

    对自己会做这么可耻的谋害,

这种心胸不可能对别人有爱。”

“这种心胸不可能对别人有爱。”Loki默念着这一句,不断的提醒自己这不过是William的激将法。但这并不能骗自己他心中随着每默念一遍就增加一分的不安全感,是一种被赤裸裸地注视的感觉。他觉得那声音又在耳边回响——

你不在乎其他族类的生命。你不关心你同族人的安危。你不屑同伴的伤亡。你甚至不爱你哥哥。

你冷漠。你自私。你残酷。你野心勃勃。

你不配生活在神域中。你不配为“神”。

他觉得不安全的波涛在胸腔中越来越汹涌。尖叫,刺耳的尖叫,那个埋葬在墨一般的黑水里的人在尖叫。

他猛地转过头,脑后的景物有一瞬看起来是被水滴折射过似的扭曲,随即恢复正常。

他明白了。

 

画面猛地旋转,因为Loki的扭头。所有人都看得有点头晕目眩。不过有一瞬间,当画面稍停的一瞬,Thor觉得他看到了Loki,看到了他不安、愤怒、最后了然的眼睛。

他说:“父王,我觉得Loki刚刚发现了——”

他发现了我们的窥视。

 

“先生最近总是很累。我听说您也建议他结婚,有个家庭;先生的母亲,尊敬的老夫人,也在催他呢。他不大热衷于这个。他大概心烦,懒得照顾身体了,这几天有点不舒服。这就是为什么今天只有我来接您,Shakespeare先生。”管家先生说。

当William看到Loki时,后者正坐在好几个人的中央。William从他认识的几个里推断这些人大概都是诗人作家之类,其中一个还和他结了些小梁子——不过是挺早以前的事了,William安慰自己道。他在这圈人边上站了一会儿,Loki终于把目光从一个用拉丁文写作的极力证明拉丁文学的深奥优美的作家身上移开,恍然看到他似的:“William!你来啦。这位先生正在讲拉丁文呢。”William故作镇定地走过去,搜肠刮肚地回想他还是个小男孩时学的半吊子拉丁文。他求老天保佑别让这个家伙用拉丁文问他什么问题。

“到底怎么了?我以为……”在连续几天都是这样之后William终于忍不住问。

“什么怎么了?”

“那些人……”

“哦,你说那些人啊,他们也献诗给我请求资助呢。妈妈说了,不同风格的艺术都要支持。喏,他们的诗在这,其实也不错嘛,偶尔换换文风也挺好的。”Loki喝了口茶,轻描淡写地说,“还有啊,我马上要结婚了。要玩的话只有最后几次啦,结婚以后我起码得对新娘忠贞啊,既然我都在神父面前发过誓了。”

William的脸黯淡下去。诗人的灵敏感受已经让他发现了距离。“当然,当然,看看更多的风格文体是有益处的。我的见识实在是太浅陋了。那么晚安,Hen——阁下。”

 

“从前只有我一个人像你求助,我的诗篇独得了你的全部优美;如今我清新的诗句已变得陈腐,我的缪斯病倒了,让出了地位……”

“我多么沮丧啊!因为在写你的时候,我知道有高手在利用你的声望,知道他为了要使我不能再开口,就使出浑身解数来把你颂扬……”

“我承认你没有和我的缪斯结亲,所以作家们把你当美好主题,写出来奉献你的每一卷诗文,你可以加恩查阅而无所顾忌……”

“再会!你太贵重了,我没法保有你,你也多半明白你自己的价值:你的才德给予你自由的权利;我跟你定的盟约就到此为止。”

Loki翻阅着William的诗篇,一边吃着早餐。“今天早上Shakespeare先生参加剧团的巡演去了,大概三个月不在伦敦。”管家先生一边添茶一边说。

“哦。”Loki不动声色地说。“你有代我向他道别了吗?”

“事实上,我得知的时候,Shakespeare先生已经出发了。我是从路过宅邸的车队知道的,然而Shakespeare先生是跟着第一车队出发的,所以我也没有见到他。很遗憾,先生。”

“哦。没事。”Loki无所谓地说,“又不是见不到了。”

 

“孩子们,你们觉得……”Thor打断Odin的话,“我觉得我们应该暂停一会儿。我觉得Loki是故意的,他发现了,这是他不安的表现。这不能作准,父王。”

“不要打断我说话。”Odin的声音沉重但响彻殿堂。“其他人?”

“我同意Thor。”Frigga向前走了一步说。

“……我也是。”Sigyn紧拽着Frigga的手,鼓足勇气说。

其他人默默地看着Thor。Thor强硬的目光在四位战士的脸上扫过去。Odin叹了口气,画面随之崩析,那些跳开来的细小水珠,在落到地上之前,都消失不见了。

 

Loki在穿衣镜前,忽然猛地转身,弄得身后的管家先生猝不及防,差点把茶壶摔在地上。他扶了一把管家先生的肩膀,却没有发现对方的脸和旁边的景物有丝毫曾模糊的景象。“剧团巡演到哪里了?”Loki在管家先生发现他的古怪眼神之前转移话题。“昨天的跟团邮差说他们前天在雷丁郊外的村庄演出了,大概会在雷丁待两三天。”管家先生一手扶着腰,依然敬业地说。

 

“等一下,”Laufeyson第一次打断Loki,“那个是什么魔法?你就这样判断它已经解除了?”

“那个是专门用来监视流放犯人的魔法,是匿名魔法,典籍上查不到的。但在以往处理犯人的记录中有记载过。当时我看到还不太信,因为只有流放犯人归释的记录,没有开始执行的记录。”

“所以这种方式的流放,没有规定限期,若不归来就查无音信。这样竟然还有归释记录,真是奇迹。”Laufeyson说,“那你难道就只有利用那么小的时间差来判断他们是否在监视你吗?你就因为清楚地看到你可爱的管家先生的脸就相信他们没有再监视你?”

“当然不是。不过这个魔法旁人无法看见,镜子中也没法倒映,只有速度足够快才行。”

“所以你——”

“举办了一个舞会,让他们演奏最欢快的曲子。我大概请了二十来个姑娘跳那种中庭的快步转圈舞。‘Henry’的妈妈大概以为我真的开始向往姑娘要结婚了,她都要乐疯了。”

“……啧。”

 

“然后呢?”他们两个都安静了一会儿,然后Laufeyson开口说道,“我猜……”

“你去找William了。”“我去找Will了。”他们毫不意外地同时接话。

“我写信给他。我尽量找别的原因解释。我特地稍稍学了一下那个时代那些对仗句什么的格式。我写了一路,他在哪停驻我就写到哪。写好我就直接送过去,扮成异乡人在夜里送过去。我得说,还好自己学的魔法不是和Odin给的神力绑定的,在中庭这么多年也算是休养生息积蓄了不少,容得我小半个晚上走个来回。一开始他还惊讶呢,有一天夜里我差点被他逮住,不过脱身了。他回来那天我到他要走的路上接他,他还嫌马走得慢,干脆跳下马来自己跑。”

“呵……不过这也证明了他们的确有一段时间没监视你,不然怎么会容你‘胡作非为’。”Laufeyson轻笑道,“William,也真是愿意信。”

“谁知道呢。”金棕色短发的Loki也微笑着回答。

 

当Odin再一次令那只水滴凝成的眼睛睁开时,他们看到的只是Loki与William和好如初。这画面当然让他们不可置信,但这似乎恰巧证明了之前Loki突然的反常是因为发现了窥视。他们又小心翼翼地考察了一段时间,终于发起了投票。

“我觉得Loki通过了考验,他能够回来。”Thor说,他早就想说了,但是他得语气尽量平稳地说出来。

“我同意。”Fandral第二个说。Thor向他投去感激的一瞥,接着看向下个人。

“我也同意。”Volstagg接着说。

“同意。”

“同意。”

“同意……”

“我不同意!”

突然爆发出一声出人意料的呼喊。

是Sigyn,大家齐齐地看过去。那姑娘眼睛因为盈着泪水而发红,脸色越发苍白。她的声音渐渐变得气虚,带着些强压却不能止的抽噎:

“我反对,我不要他回来,他不能回来……”



TBC

我就说一句,Sigyn妹子是好人,我挺喜欢她的。。

最后 @_ECHO_ 姑娘~



评论(12)
热度(14)

© LAEVATEIN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