杯在跟拔相遇以前是一个孤僻的家伙,他的防御武器就是他的粗鲁和刻薄。他不自信(和阿拉娜),被动(和杰克),遇到冒犯时冲动易怒像是要保卫自己的领地(和记者)。他独处,独处久了就会变得奇怪。他潜意识里告诫自己不要接近他人,他知道别人都不太喜欢自己,但他没有让自己意识到他们的不喜欢不全是因为他的性格,而是他们忌惮他。人自动物而来,他们有着动物害怕和敌视危险的本能。他知道很多人因为他的能力而怀疑、甚至恐惧,还有过多的好奇,但他一直没有去想人们是怎么想象他的。他们潜意识里把他当成和那些杀人犯一样的人。当拔叔意识到这一点时,他为他设下陷阱。这个陷阱不是为杯而设的。这是为了擦去杯眼镜上的雾。当杯进了监狱的时候,他才知道,几乎是所有人都认为他应该是一个杀人犯。没有人存疑;阿拉娜认为他有精神病,杰克认为这是工作的缘故,但没有人相信杯不是杀人犯,于是杯知道了别人对他的真正看法,他为自己设下的隔绝外界的膜被拔撕开了。这很痛苦,但杯终于看清了别人,接下来杯要在拔的引导下看清自己。杯已经知道自己可以做到什么,那条线是他敢不敢做。
有一个很有趣的地方:如果杯离拔太远,杯就会颓回原来的膜里。他还是会像原来一样粗鲁和刻薄(在工作时),做他的小男人(和茉莉)。但是如果杯想要接近拔,或杯和拔在一起的时候(剑拔弩张的时候),杯必须像孔雀展示自己的羽翼和锋芒。这时他的动作会行云流水不带颤抖,他的话语词汇精确语气疏离,他的眼神坚定可畏毫无躲闪,他主动,高傲,毫不示弱,用尽自己的所有技能去厮杀和追寻。这时候的杯和原来的杯的美是完全截然的两个方面。原来的杯的美只有拔可以看见,现在杯简直是在闪耀。但是还有一个问题:当杯和拔在一起的时候,(和平地)杯还会一直保持这样美的样子吗?我觉得杯在感到极度安全的时候(独处和在爱人身旁)是不会表现出那种姿态的。所以和汉尼拔在313后一起生活的杯可以在这两种状态中切换是最值得寻味的部分。

评论(2)
热度(115)

© LAEVATEIN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