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次对练结束之后Bruce关掉了训练室的全息模拟。他敲敲Tony胸前发光的反应堆,也就是他刚刚重拳所落之处:“如果敌人直接攻击这个怎么办?”
“如果是能量脉冲的话它可以反击。”Tony解释说,“它是个循环系统,能量脉冲对它没有用。”
“纯物理攻击呢?”
“像你一样用拳头?”Tony不自觉地笑了一声,“我不觉得有人能徒手把它打碎。”
“用坚硬的利器。”Bruce说,“钻石刀,振金,随便什么。”
“也许能,”Tony说,“我倒是没考虑过这个。Jarvis?”
“已经记下了。”
“有比振金更坚硬的材料吗?”Bruce说。
“没有。”Tony回答,“明知故问。我没法用振金给反应堆做表面保护,它还是要作为能量输出的。不过我会考虑给它加个振金做的底壳。”
“如果反应堆被打碎了会发生核泄漏吗?”
“不会。新元素在核反应前会迅速衰变,衰变后没有放射性。我徒手造粒子加速器的时候也没有用高放射的原料啊。”
“对你自己有什么影响吗?”
“除非流到体腔。不过我去年已经做了心脏手术啦。差点死在手术台上。”
“总比死在敌人手里好,”Bruce说,“那就不是你一个人的死了。你不考虑弄个备用能源吗?我听说你上次在田纳西没电了。”
“我当然有备用的。Jarvis没叫醒我,他自己启用了。”
“你应该多备几个。”
“知道啦,老妈。你怎么跟队长一样。”
“Rogers不会跟你讲这个。”Bruce说,“明天再来?”
“明天再来。”Tony说,“你去睡吗?”
“我还要处理一点事情。”
“那我去睡了——还有,你很久没跟我睡一张床了。”Tony说。
“明早。”
“我起不来。”
“明天中午。早点睡,我会让Jarvis告诉我你有没有熬通宵的。”
“一个从来没有在晚上睡过觉的人如是说。”Tony说,“别受伤,Alfred不在,我不会缝伤口。”

评论(6)
热度(70)

© LAEVATEINN. | Powered by LOFTER